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八章 练习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lt;/br&gt;

    奸两人的脸上全都是不信,李东升就说:“这样吧,我们打个赌,老黄咱们谁输了谁请客。【千↑千△小↓说△网W wW.xQq Xs.coM】。しw0。”

    黄凯补充说:“赢了的确定吃饭的地方,怎么样?”

    “没问题。”

    见李东升如此笃定,黄凯的心底顿时就直突突,他发现自己漏掉了一件事,那就是确认李东升是不是真如他说的那样从未摸过枪。不过,他也不是那种踟蹰的人,很快就把这个念头抛诸脑后。

    这个时候李东升正在跟杜竹清谈条件:“老婆,咱们谁赢了谁可以提一个条件?”

    看到李东升眼睛里的暧昧,杜竹清当然知道这厮想的是什么,她的身体在李东升已经没有秘密可言,最坏也不过就是李东升恢复性能力。而且,她的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

    因此,她狠狠地剜了李东升一眼,就点头说:“就依你。”

    杜竹清说完,拿起台子上的降噪耳麦就带上,然后就是装弹匣,试着瞄准,然后打开保险。

    黄凯看到杜竹清还算标准的动作,对自己赢一顿饭的信心顿时就高涨了起来。

    李东升拿起手枪掂了掂,然后递到黄凯的面前说:“老黄,麻烦你完全拆开重新拼装,拼装的时候慢一点,给我讲讲每个零件。”

    听了他的话,黄凯的脸上全都是古怪,他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下旁边的杜竹清,见她的注意力都放在前面的靶子上,他转头的时候,她正好抠动了扳机。看到她开完枪之后的动作,黄凯认为自己赢定了。

    这个时候李东升催促道:“老黄,你不会是想消磨时间吧?”

    黄凯立刻就收起多余的情绪,指导李东升如何拆枪,一般来说,除非是特制的手枪,都能完全拆开。虽然一只手拆掉手枪有些夸张的成分,可对真正的高手来说,拆枪的时候用到另一只手的地方真的不多。

    黄凯没有立刻演示拆枪,而是把手枪零部件的几个锁力点一一指给他看,然后双手手指分别压住那几个点,朝着不同的方向发力。【千△千△小△說△網Ww W.xQqX s.coM】手枪立刻就分开了,为了演示给李东升看,他的双手冰没有拿开,手枪被拆开之后,他用手小心地拢住,没让里面的零部件散开,一个一个零部件指给李东升看,并加以讲解。

    黄凯虽然不是西滁市公安局枪法最好的那个,排名却也是很靠前的,凡是枪法好的人对枪都是非常了解的,基本上就没有例外。

    黄凯把手枪拆开之后,又给李东升演示了一把安装。他的动作并不快,可以说是很慢,目的就是为了让李东升看清楚。

    实际上,在他的心底,并不认为李东升能学到什么。不过,李东升是他的上司,他也没有开口质疑。如果李东升是他的下属,如此好高骛远,他肯定会把他骂得狗血喷头的。

    手枪装好之后,黄凯就将其放在了台子上,然后看着李东升,等着他说话。

    却看到李东升并没有说话的时候,而是盯着手枪看了数秒钟,然后右手将其拿在手中,继而就开始动作起来。

    看着他的动作,黄凯的眼睛顿时就瞪圆了,嘴巴也张得老大,因为李东升竟然把手枪拆开了,他的手很稳,一个零件也没有掉到台子上,全都被他拢在手中。拆开之后,他并没有停下来,而是跟着就开始装配。他的动作很标准,跟黄凯演示的一模一样。

    看到李东升装上弹匣,把手枪放在台子上,黄凯还没从震惊中走出来,见李东升看着他,他好容易才冷静了一些,立刻就问道:“领导,你,你之前是骗我的对吗?”

    李东升摇头说:“不管你信不信,这是我第一次摸枪。”

    说完,他的话锋一转:“我再拆一次。”

    他的话音尚未落下,拿起手枪就拆了起来,这一次,他的速度快了很多。黄凯发现他还剔除了几个多余的动作,修正了一些不合理的动作。这么一来,无论是拆卸,还是装配,速度都提升了不少。这还是他第二次做这种事,黄凯相信,只要给李东升时间,他完全能做到更快。

    这个时候,杜竹清还在那里练习打靶,她憋着劲要赢李东升。

    “老黄,跟我说说射击要领,还有注意事项。”

    李东升说话的时候,把装好的手枪递给了黄凯。

    黄凯毕竟不是一般人,情绪很快就稳定了下来,接过手枪就开始讲解射击要领,然后对着靶子开了一枪。有鉴于李东升刚才的表现,他又讲了环境对射击的影响。

    其实,由于射程的关系,一般情况下,环境对手枪射击的影响并不是很大,却肯定是有的。真正要计算环境因素的是狙击步枪,狙击手的攻击范围都是很远的,环境因素就会因为距离的关系而被放大。而人体就那么大,一击毙命的位置就更小了。不考虑环境因素,失手的可能性将会大大增加。

    实际上,黄凯对这些也没有多少研究,不过,他所处的位子却是能知道这些资料。

    李东升拿起黄凯放在台子上的手枪,依照黄凯说的瞄准方法对准了前方的靶子。以他的目力,甚至不用微微眯眼,以让眼睛调整焦距,就能清楚地看到靶心。

    虽然是第一次摸枪,可李东升也明白正在的枪法高手是不需要专门瞄准的,只要能看到目标,然后就全凭感觉开枪。

    李东升并没有瞄准多久就开枪了,第一枪就命中靶心。看到这一幕,黄凯愈发认定李东升开始的时候在说谎,他肯定不是第一次摸枪。随即,他就想到了刚才的赌约,明白被李东升坑了,他不由得苦笑。

    当然,黄凯的心底也不是没有怀疑,如果李东升真的会打枪,完全没必要整这么一出。不过,这个怀疑被他下意识地忽略了。

    就在黄凯考虑的时候,李东升又开了第二枪,这一枪并没有大众靶心,却也没有脱靶,却也处在了脱靶的边缘。

    看到这一幕,黄凯又开始怀疑刚才的猜测了,他又看了看杜竹清那边。

    杜竹清的枪法还是不错的,虽然不是每一枪都能打中靶心,却离靶心也不是太远。他的心底又生出了希望,虽然他并不在乎一顿饭,却也不想就这么输掉。

    当然,黄凯也想过这公婆俩会联手坑他一顿饭。至于他们两人之间的打赌,输赢自然是无伤大雅,反正肉都烂在了锅里。

    李东升打完了两个弹匣,在那个靶子上留下了三十个弹孔,除了第一枪之外,其余的弹孔都在靶子的边缘。

    看到这个情形,黄凯的心底要多意外就有多意外,同时也有不少的古怪。开了那么多枪,就算是蒙,也能蒙到靶心附近,可李东升愣是没能蒙中。更过分的是,他竟然一枪都没打空。

    打完两个弹匣之后,李东升没有继续,而是放下手枪,拿过那支突击步枪说:“给我演示一下。”

    这个时候,正好过去了一个小时。

    随后,黄凯为李东升演示了拆解安装突击步枪,最后是射击。

    虽然步枪和手枪的零配件不一样,可原理都差不多,因此,李东升这一次快多了。

    让黄凯无语的是,用突击步枪的李东升依旧(www.fqxs.net)没能打中靶心。用手枪的时候,还蒙中了一次,用突击步枪则一次都没蒙中。让黄凯奇怪的是,他居然也没有一次脱靶。隐隐的,黄凯的心底有了一个猜测。

    突击步枪的弹匣正好是手枪的一倍,这一次,李东升打了三个弹匣。第一个弹匣全都是点射,之后的两个弹匣则是扫射。九十颗子弹把那个靶子打得快要支离破碎了,却愣是没有碎掉。原因自然是有些地方还是连接在一起的。

    相对于李东升,杜竹清开枪的速度就慢多了,她每一次都是瞄准好一会儿,才会开枪。李东升一共打完五个弹匣的时候,她第三个弹匣才打了一小半。

    看着杜竹清打完一枪,又开始瞄准,他走过去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杜竹清转头看了他一眼,并拿下了降噪耳麦。

    “怎么了?”

    “比赛,然后吃饭。”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