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百零六章 修习道术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readx;渔村的拿手菜就是鱼,李东升吃了一口之后,就对其赞口不绝。【千△千△小△說△網Ww W.xQqX s.coM】

    等菜上齐了之后,郝彩妹拿起酒杯给邓小波和李东升的酒杯倒上,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端起来说:“李局长,我敬你一杯。”

    李东升端起酒杯与之碰了一下一口喝完,然后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你们这是打算联手?”

    “我就是人多,你能怎地?”

    “很多时候不是人多就行的,比如现在。”

    “不试过又怎么知道呢?”

    李东升说话的时候,先一步拿起酒瓶给喝完的郝彩妹倒上,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端起来说:“邓市长,郝老板,我敬二位一杯。”

    饭桌上的气氛很融洽,两人之间的恩怨已经结束。可邓小波却看中了李东升夫妻俩的能力和潜力。李东升和杜竹清虽然连市委委员都不是,可两人都是掌握实权的。有了他们的支持,他的位子就会更稳固。党委会上的一票固然重要,手底下的势力却更重要一些,因为底下人是基石。没有坚固的基石,党委会上的一票迟早也保不住。原因很简单,没人会在乎一个光杆司令的话。否则,常委会上的人事问题也不会硝烟四起了。

    邓小波没有让郝彩妹避嫌,就是为了给李东升一个坦诚的印象。投靠是相互的,他相信李东升需要自己,正如他需要李东升和杜竹清的支持一样。

    这里可不是市区,晚上基本上没有可能打到出租车。所以,李东升事坐邓小波的车子回公安局宿舍的。至于邓小波,自然是在郝彩妹那里留宿了。

    回去的时候,杜竹清正抱着笔记本在被窝里看着邮件。现在,不光是企业,就是政府部门也在推行无纸化办公。各部门把需要审批的文件发送到相关领导的邮箱,领导审阅之后,签上自己的意见,再发回去。手機用戶請浏覽m.xqqxs.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如此一来,领导办公桌上再也看不见成堆的文件了。

    看到进来的李东升,杜竹清立刻就把视线从笔记本上挪开,然后埋怨说:“让我天天下班往回赶,你可倒好,每次都回来这么迟。”

    “你好歹也是一个县长,把把自己弄得跟怨妇似的,我那不是有事吗?”

    “你一个公安局的副局长能有多少事?难不成比我的事情还多?”

    李东升没有接这个话题,而是说:“我跟邓小波提议,让他在合适的时候去阳凤县视察。”

    听了李东升的话,杜竹清立刻就来了兴趣,当即就问道:“你是怎么跟邓小波勾搭上的?”

    “别说得这么难听,我能当上这个副局长,就是邓小波的功劳。”

    “看来邓小波的实力还是蛮强大的。”随即,她的话锋一转:“他为什么要帮你?”

    “我去深圳上海之前,他儿子邓泉曾经得罪过我,你也知道我是有仇必报的,于是就杀上门去了,我敲诈了他一笔钱,还留了证据。知道我那个刚到手的乡党委书记干不长之后,我就联系了他,用那些证据换了现在这个位子。”

    “你们这次吃饭是——”

    “把以前的事情当面做一个了断,没想到他却想招揽我,我认为我们也需要这样的支持,就帮你做主答应了。”

    听了李东升的话,杜竹清陷入了沉思。没了家族的支持,她的这个县长就成了没有爹娘的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家里的安排,邢亮和龚阳华都没有招揽她的举动。她可是县长,投奔谁谁的实力就会大增。

    投靠这种事是相互的,既然两人都没有这个意思,她就算有想法也只能压在心底。

    原本,邓小波并没有进入她的视线。原因很简单,邓小波虽然是常委副市长,管经济的他也算是手握重权,可他在常委会上的排名太靠后了。现在知道竟然是他把李东升运作到这个位子上的,就足以证明他的实力。投靠他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最起码再也不用像之前那样对常委会上讨论的事情两眼摸黑。

    好一会儿,杜竹清才说:“正好我的一些计划需要政策上的支持,你帮我跟他说一声,我要去给他汇报一下。”

    “嗯,明天我去给他打电话。”

    “听说你在公安局弄得动静挺大?”杜竹清突然转移话题。

    “连你都有知道了,看来我弄出来的动静确实有点大。”

    “西滁都落后成这样,平日里也没什么事,你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想不让人知道都难。”

    “呵呵呵······”

    “你是怎么想的?”

    “下面人找我解决车辆和设备的问题,西滁穷成这个样子,伸手肯定是要不到的,于是我就自己想办法解决。我担心他们把手伸进我的碗里,于是就给他们挖了个坑。到时候,他们也不好意思朝我伸手了。”

    “你可真够坏的,可你这么做就不怕成为孤家寡人?”

    “我不是紧跟在舒明朗的后面吗?只要他支持我,其他人都不是问题。”

    “你这么能耐,能不能给我拉点投资,有了政绩,我也好升官不是?”

    “没问题,哪天把你的计划跟我说说,我帮你留意一下。”

    见李东升答应的如此干脆,杜竹清有些小意外。

    李东升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就问道:“今天有没有异常?”

    知道他问的是那个人形生物的灵魂,杜竹清摇摇头说:“没有。”

    “那就好。”说着,他的话锋一转:“我刚学了点东西,要尝试着修炼,不要打扰我。”

    杜竹清以为李东升得到的是气功什么的,就没有在意,因为李东升一直在修炼,而且,她也知道李东升的身手很厉害。可她却看到李东升转身去了卫生间,对此她也没在意,认为他大概是去洗澡上厕所。

    可过去了半个小时,也没有听到李东升洗澡或者冲马桶的声音,感到奇怪的她立刻就合上笔记本,犹豫了一下,就侧身下床走了过去。还没走两步,就听到噼噼啪啪的声音透过卫生间的门传了出来。伴随着这个声音的还有一闪而没的强光。

    走到门口,想到李东升让她不要打扰的话语,伸向门把手的手又缩了回来。可就在这个时候强光再次出现,噼噼啪啪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继而,就有焦糊的味道从门缝里渗透了出来。未几,又有烟雾冒出。

    这下,杜竹清终于忍不住伸手按下门把手,推开了卫生间的门。当即就看到了让她终生难忘的一幕,就看到李东升右手中指和食指并拢竖在眼前,口中还念念有词。卫生间里却是有刺鼻的烟雾,她开门的时候,立刻就朝着门口弥漫开来。

    李东升的语速很快,声音也不大,这也是她之前没听到的原因。他的注意力异常集中,眼睛更是死死地盯着右手的两根手指,像是没察觉到门被推开了。

    她开门的时候,李东升正进行到关键的时刻,就只见他竖着的右手中指和食指在面前画了一个小圈,继而就往前一点。一道刺目的电弧就在他的指尖出凭空生出,还滋滋作响。就只见李东升右手并拢的两根手指突然往前面的墙壁上一指,他指尖处的那道丝丝作响的电弧就直奔对面的墙壁而去。当电弧和墙壁的瓷砖接触的时候,立刻就发出了噼噼啪啪的声响,然后就有青烟冒出。

    杜竹清这才看到李东升对面的白色瓷砖上的黑色印记,原本光洁细腻的瓷砖上还出现了道道不规则的裂纹。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