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六章 神秘的“算命高人”算(上)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第二天一大早,蓝如絮就猛地从床上突兀的翻身坐了起来,然后心有余悸的抹了抹头上的冷汗,默(www.zhaishuyuan.cc)然沉吟良久,他才暗暗叹道:“还真他娘的晦气,平日里认识些会武功的小妞也还罢了,现在就连做个美梦也被好几个小妞追杀,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幸亏老子认识方子怡那小妞,有她在一旁保护着,不然老子在梦里非得被这几个小娘皮给撕碎了不可。”

    想起这个武功高强的方子怡,竟会一直在梦中保护自己,蓝如絮也是轻笑不已,这小妞跟自己一起来的苏府,每天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也不知道她每天都在干些什么,还真是奇了。

    又暗自呆愣了半晌儿,蓝如絮才从床上爬起来,他可是记得,自己是要给苏少爷送饭的,看了看天色也差不多到了送早饭的时间,他便不再想梦中的事情,随便洗漱了一下,就出了自己的小院,往厨房的方向行去。

    “哟,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么?你小子起的够早的啊。”刘一手瞥了一眼走进厨房的蓝如絮,笑着戏虐了一声。

    “唉,别提了,做了个噩梦给吓醒了,这不,睡不着就提前过来了。”蓝如絮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我说你小子今天怎么起那么早呢。”刘一手放下手中的汤勺,双手在脏抹布上随意揉了两下,便将一个食盒递给蓝如絮笑道:“喏,这是少爷的食盒,你麻利的送过去吧,我这还忙着给丫鬟下人们做饭,就不跟你多聊了啊。”

    蓝如絮看着他擦手的那个脏抹布,心头一阵恶寒,瞪大着双眼道:“我说刘老哥,你可是个厨子,能不能讲点卫生?这么脏的抹布,你也用来擦手?你就不怕你做的饭菜把府里的下人们给吃出毛病?”

    刘一手斜眼瞥了蓝如絮一眼,随手便抓起一根黄瓜咬了一口,旋即信誓旦旦的笑道:“有你小子说的这么玄乎么?我刘一手好歹也做了将近三十年的饭了,你放心,保证吃不死人。”

    日,老子当然知道吃不死人,但是总会吃的上吐下泻吧?干,老子说什么以后也不会再吃你这老小子做的饭了,太他娘的恶心了,蓝如絮看着他擦手的那个脏抹布,心头止不住的一阵恶寒,当下便提着食盒飞快的逃离了他的厨房。

    刘一手看着蓝如絮的背影,纳闷的喃喃道:“不就是抹布脏了点么?这小子怎么像见了鬼一样呢?还有,啥是讲那个,讲卫生?”

    一想起刘一手擦手的脏抹布,又想起自己一直都是吃着他做的饭,蓝如絮胃里就忍不住的翻腾了起来,他娘的,现在要是有根烟让老子压压惊就好了,也不知道老子前世是造了哪辈子孽,竟然穿越到了这个破地方,要啥没啥,真是苦也。

    蓝如絮一路怀着不爽的心情来到了苏少爷所在的书房,将食盒丢在书桌上,走进里面一瞧,却惊奇的发现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他不由暗道,这小子昨夜才被他妹妹抓个正着,难道这小子胆肥了?一大早又跑了?

    这小子平时为了吃,是个一刻也停不住的主,也不知道今个是怎么了。等了一阵还是没见苏少爷的人影,蓝如絮索性就不等了,他站在书房门口歪头想了一下,这才认准苏府大门的方向,直奔了过去。

    “七哥,这么一大早的,您这是要出府去办事么?”今天轮到小六在苏府大门当值,见蓝如絮走了过来,他急忙迎了上去。

    “咦,小六,今天轮到你当值啊?”看见熟人,蓝如絮也是笑呵呵的打了个招呼。

    “是啊七哥,今天正巧我当值。”小六嘿嘿笑了笑,旋即又左右瞅了瞅情况,压低了声音说道:“对了,七哥,昨夜你没什么事吧?”

    “昨夜?你说大小姐啊,放心吧,大小姐暂时还不能把我怎么样。”蓝如絮略一思量,就猜出这小子是在说大小姐昨夜瓮中捉自己的事了,便笑呵呵的说道。

    小六绕着蓝如絮看了两圈,这才伸出一个大拇指赞叹道:“七哥,还是您老有本事,能数次跟大小姐对着干,第二日还能安然无恙的出现在人前,小的可是佩服的很啊。”

    见小六那贼眉鼠眼的模样,蓝如絮心里好奇,当即便收拢笑容,面色一紧道:“你小子少跟我打秋风,快点老实交代,昨夜大小姐等我们的事,是不是你小子泄的密?”

    听蓝如絮如此说,小六立刻愁眉苦脸的道:“哎哟七哥,您这可是冤枉小的啊,我哪里敢给您暗中使绊子啊。”

    “不是你么?那这可就奇怪了啊。”蓝如絮看了他半天,见他面上的表情不似作假,这才似笑非笑的说道,不过眼神却在他的身上来回打量个不停。

    瞧见蓝如絮面上诡异的笑容,又瞅见他那眼神,小六心觉不妙,立刻打了一个寒战。蓝如絮对付人的手段,他可是亲眼见识过的,而且大小姐都不能拿他怎么样,小六不可谓不害怕。

    一想到这,小六立刻附手在蓝如絮耳边,紧张的说道:“七哥,朱,朱管家。”

    “哦——原来是他啊。”蓝如絮长长的哦了一声,笑意朦胧的说道。

    看着蓝如絮脸上那抹“亲切”的笑容,小六心里的寒意更添几分,他浑身立刻一个哆嗦,暗自苦叹道,这个朱管家怕是要倒霉了,朱管家啊朱管家,小的也是自身难保,您老千万不要来找我的麻烦啊。

    小六正感叹间,却听一个粗犷的哭腔突兀的传来道:“六子啊,那算命的老头也太黑了点,我就算了两次,一两银子就没了,他奶奶的,要不是看他算的挺准,我一定要砸了他的摊子不可。”

    二人齐齐朝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就见一个膀大腰圆的下人正向自己二人走来,待那人走到近前,蓝如絮却呵呵一笑,这人他倒是认识,正是他第一次进厨房,那个找他麻烦的中级下人。

    一瞅见小六身旁的蓝如絮,那中级下人明显是一个激灵,原本就哭丧的老脸更加苦涩了起来,就见他腆着老脸,紧张的道:“那个,七,七哥,早上好。”

    见他如此紧张,蓝如絮便嘿嘿一笑打趣道:“你小子最近生活不错嘛,还有闲钱去算命啊。”

    “七哥,您老就别来挖苦小的了,我,我就是因为穷,这才去算命的,就想算算我以后什么时候能赚点钱讨个老婆,谁知,谁知我的运道这么差,呜呜——”那粗犷的中级下人索性便嚎啕大哭了起来,惹的蓝如絮的嘴角不由抽搐了几下。

    不就是想赚点钱么?你说你一个大男人,长的这么浓眉大眼、身强体壮的,如此放声痛哭,你还是不是个爷们?

    蓝如絮有些看不下去了,对这个粗犷的大汉着实有几分鄙视之意,便道:“你先别哭了,到底怎么回事,与我好好说说,我看能不能帮你解决?哦,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上次忘了问你来着。”

    那粗犷的中级下人一听此话,立刻止住了啼哭,哼唧了两声才道:“回七哥的话,小的叫苏老实,入府已有三年,家中有年迈的父母及弟弟妹妹四人——”

    “停——”蓝如絮急忙打断他道:“我对你家里的事情不感兴趣,我只是有点奇怪,你明明已经是苏府的中级下人了,一月的月钱怎么也有五两之多,你怎么会没钱跑去算命呢?”

    一提到钱的事,苏老实的嘴角便苦涩了笑了笑,道:“七哥,不瞒你说,虽说我的月钱不少,可这三年来,我除去给家中父母及弟弟妹妹们的花销,剩下的银钱我都用来孝敬府里的管事以及——呃,这才有了中级下人的地位,我这不也是没办法么?”

    苏老实这话虽然说的隐晦,但蓝如絮也是明白人,自然知道这小子大部分的月钱,要么是进了管事的腰包,要么就是被他的“同僚”给讹诈走了。

    听他这么一说,蓝如絮也好似想起了以前工作给家里寄钱的时候,为了混的好,上下打点自然难免,都是些苦命的人啊。

    怪不得这小子会跑去算命了,谁都想过的好点啊,可那些算命的都是些骗人的玩样儿,你小子这不是浪费钱么?一念至此,蓝如絮便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苏老实,你以后还是别去算命了,那玩样儿不准的。”

    苏老实听的一愣,急忙摆手说道:“七哥,这你可就说错了,那算命老头算的可准了,真的,我不骗你。”

    “对啊,七哥,那老头确实算的挺准,我也去算过的。”小六也在一旁插嘴道。

    我擦,你们两个毛头小子说的跟真的似的,老子可是穿越来的,这种迷(www.xinbanzhu.com)信的东西,就是打死老子,老子也不信啊。

    见蓝如絮站在原地,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苏老实立刻指着苏府门外的一个方向说道:“七哥,你还别不信,那老头就在苏府斜对面,天天都在那里摆摊,我这就带您老去算一次,您放心,这次算命的钱,我帮您出了。”

    靠,你小子刚才还在哭穷,现在倒这么大方了。蓝如絮本想拒绝,但见这小子说的这么一本正经,索性现在又没什么事,跟他去看看也好,权当打发打发时间,便道:“那行吧,你头前带路。”

    “好嘞。”蓝如絮现在可是苏府的大红人,能混在他身边,苏老实自是兴奋异常,立刻就殷勤的引着蓝如絮朝苏府的斜对面的算命摊子走去,就连看大门的小六也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你小子胆子倒是不小啊,竟连大门都不看了,难道这算命的真这么神奇?蓝如絮心里好奇,跟着苏老实前行的脚步也不由加快了几分。

    几个呼吸的功夫,他们便行到了那算命摊子的不远处,蓝如絮放眼望去,果然如同苏老实说的那般,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正被一群人围拢着,此时那老头倒是有些应接不暇,正在给众人一个接一个的摆弄着什么。

    见簇拥着这么多人,蓝如絮也不由来了兴致,好奇的拨开人群就走了上去。

    待他看清了那须发皆白的老头手中握着的书籍,还有他摊子上摆放的棋局,蓝如絮立时便大声怒(www.shubaojie.com)道:“卧槽!原来是你这个老王八蛋,你可真是让老子好找啊!”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