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七章章 神秘的“算命高人”(下)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他这一声叫骂传来,那些原本围住算命老头摊子的众人都是一愣,皆有些好奇的模样,纷纷转头侧目望向了身后的蓝如絮。

    那坐着的老头,也不由将手中的书籍收入怀中,然后抬头向众人的身后扫去,待见到蓝如絮脸上的怒(www.shubaojie.com)容之后,他也是愣了一下,随后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笑容,急忙站起身试探的问道:“这位小兄弟,难道你——认识老朽?”

    蓝如絮见他脸上的神色只有或多或少的疑惑,并未有多少熟人见面的神情,心里也有些奇怪,难道才这么短的时间,你这老头就把老子给忘了?他不由冷冷笑道:“老先生你还真是健忘啊,咱们可是老相识了,你不会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吧?”

    听蓝如絮这么一说,那算命老头更加好奇了,急忙又盯着蓝如絮仔细看了两眼,可是他却丝毫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此人,便笑呵呵的说道:“这位小兄弟,老朽近日才到这杭州,你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认错人?你一个戏法,就把老子莫名其妙的从现代弄到了这该死的大明朝,我还能认错?你就是化成灰,老子也不可能认错,你这个臭老头,就装吧你。蓝如絮心里十分不爽,看这老头的身板又十分瘦弱,好像没有几分力气的样子,他心里当即便升起一股想要将这老头干倒在地的冲动。

    蓝如絮虽然知道自己现在手脚不好,但他觉得对付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应该还是没问题的,就冲这老头弱不禁风的身子骨,怎么看也不像是个练家子,他不由对干趴下这个老头增添了几分信心。若不是因为你这个该死的臭算命的,老子也不可能来到这该死的大明朝,更不可能会变成一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残废,你大爷的,老子今天非弄死你丫的不可。

    这冲动的念头一上脑,蓝如絮便再也顾不得别的想法,立即就挥起衣袖,一把揪住那老头的衣领,大声喊道:“老子有没有认错人,你这老头一会就知道了,我要是今天不把你打的满脸桃花开,你就不知道花儿为什么开的这样红!”

    蓝如絮正欲挥拳砸向那算命老头的面门,却忽然闻听旁边传来一道制止的急喝:“蓝七,切莫动手,勿要伤了高人。”

    “高人个屁,他是老子的仇人还差不多。”蓝如絮心里正不爽,听见有人制止,也没管是谁,顺势就没好气的答道,挥向算命老头的拳头也丝毫未做停顿。

    就在拳头马上就要打在算命老头脸上的时候,蓝如絮的拳头却硬生生的止住了冲势,他微一撇头,就见一只圆滚的大手正抓在自己的胳膊之上,让自己的拳头再也无法动弹分毫。

    蓝如絮转头一瞅说话的人影,发现拦着自己的竟是自家的苏少爷,他愣了一下,只得无奈的松开了揪着算命老头的衣领道:“少爷,你怎么来了?”

    见蓝如絮在自己面前还算恭敬,苏文斌这才点了点头道:“蓝七,不得对高人无礼。”

    高人?蓝如絮自是不屑的撇撇嘴心道,你小子就这点出息,这算命的老神棍,算的哪门子的高人?你小子不会是也被他给骗了吧?

    苏少爷见蓝如絮很是不屑,急忙小声的冲他说道:“蓝七,你还记得少爷我给你的那颗包治百病的神秘药丸么?实话告诉你,那药丸便是出自这位高人之手,对了,那药丸你怎的还没有服用?我刚才抓你胳膊的时候,感觉你还是一点力气都没有啊。”

    蓝如絮不由呆住了,我靠,老子刚才就在想你是不是被这老货给骗了,结果还真是这样啊。

    见蓝如絮一副痴呆的模样,苏少爷还以为他是被这老头是神秘药丸主人的身份给震住了,当下便干咳了两声,恭敬的冲那算命老头一礼道:“那个,老先生,刚才实在不好意思,我家的这个下人没有吓着你吧,若是他刚才多有得罪之处,我在这给您老赔个不是。”

    那算命老头轻轻抖了抖衣襟,旋即看了蓝如絮一眼,才呵呵笑道:“苏少爷言重了,原来此人是你苏家的下人啊,我道是谁呢,无妨无妨,看来此事只是个误会而已。不过老朽走南闯北数十省,见过的人也不算少了,似这位小兄弟这般刚一见面就挥拳相向的人,这倒还是头一回碰见呢。”

    围拢的诸人听算命老头说只是个误会,这才收拢了准备帮腔的心肠,只不过他们却都后退了两步,生怕跟蓝如絮扯上关系似的。

    “蓝七,还不快过来给老先生赔礼道歉?”苏少爷听算命的老头如此一说,急忙一巴掌拍在了蓝如絮的背上说道。

    道歉?蓝如絮嘴角一瞥心道,我道个屁的歉,你知不知道我现在的遭遇全都是拜这老货所赐?这老头给我道歉还差不多。

    蓝如絮索性双手叉着胳膊,看也不看那算命的老头,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分明不买自家少爷的账,苏少爷一连给他打了好几个眼色,他也全当没看见,急的苏少爷在一旁是连连跺脚。

    “这位小兄弟,你方才对老朽大动拳脚,老朽可是害怕的很呐,不知我们之间是否有着什么误会呢?”那算命的老头双眼眯成一条细缝,呵呵一笑说道。

    你害怕个屁,刚才老子抓着你的衣领的时候,你分明是面不改色心不跳,你倒是装的怪像那么回事的。蓝如絮才不相信他的鬼话,当即也是嘿嘿笑道:“老先生,我不都说了嘛,我们可是老相识了,我们之间怎么可能有误会呢?”

    那算命的老头奇道:“哦?这么说来,小兄弟你认识我了?可是老朽对你却丝毫没有什么印象啊。”

    蓝如絮斜眼瞥了一眼那老头,冷笑一声道:“老先生,我虽然不知道你姓甚名谁,但是我对你摊子上的棋局跟你怀里的那本书,可是印象深刻的很呐。”

    算命老头听的一惊,急忙将怀里的书籍取了出来,递到蓝如絮面前道:“小兄弟,难道你认得这盘棋局跟老朽手中的这本古籍?”

    奶奶的,老子话都跟你挑明了,你还跟我在这装?蓝如絮心里气的不轻,但奈何自家的苏少爷在场,他也不好发作,只得哼道:“乾坤盘,御女心经,老先生,我说的——没错吧?”

    “什么?!你竟真的认得这两样事物?!”算命的老头大惊失色道。

    见这算命的老头满脸吃惊的神色,蓝如絮心里也十分诧异,不就一个破棋局跟一本小黄书么?值得你这样大惊小怪么?

    那算命的老头惊立了半晌儿,这才回过神来,不过他还是有些不可置信的样子,立刻绕着蓝如絮周身转了好几圈,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他道:“小兄弟,不知你可否告诉老朽,你是如何识得这两样事物的么?”

    “不就是你告诉我的么?老先生,我可是记得你曾经说过,要把你手中的这本古籍送给我的,你不会连这个也忘记了吧?”蓝如絮奇怪的道。你这老头搞什么?不会是失忆了吧?靠,你要失忆了,老子还怎么回去?

    “不可能!”算命的老头听他如此一说,立刻紧张的将那本古籍收入怀中,不信的道:“我绝不可能说过此话,这本古籍说什么我也不可能送人,况且,这本古籍乃绝世孤本,共分为上下两册,我手中的是下册,上册则是在我弟——”

    算命老头说到这,猛然抬头望向了蓝如絮,蓦然惊呼道:“难道你竟是被选中的天命之——”

    被选中?好么,看来你这老头果然还没有全部忘光,这下就好办了。蓝如絮当下也不再跟他废话,直接单刀直入说道:“我不管你什么天命不天命的,我这个人从来也不算命,我现在就想知道,我怎么才能回去。”

    “你既然不算命,你来这瞎捣什么乱?下去下去,莫在这里耽误我们算命的时间。”围观的其中一人不耐烦的摆手说道。

    蓝如絮懒得搭理他,望着那算命老头道:“老先生,既然我今天在这里碰见你了,那么,你还是赶紧告诉我回去的方法吧,这里,我可是一刻都不想再待了。你若是告诉我回去的方法,我就权当是来这里游玩了一圈,事后也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你看如何?”

    “这个,小兄弟,实不相瞒,你此番前来,怕是再也回不去了。”算命老头闻言,立刻苦笑道:“这样吧,小兄弟,我们找个僻静的地方,我再与你好好细说,那个,大伙今日都散了吧,老朽还有要事在身,要找老朽算命的,咱们明日请早吧。”

    算命老头对围观的众人撂下一句话,又转头冲苏少爷笑道:“苏少爷,你家的这个下人今日借我一用如何?”

    苏少爷急忙恭敬的道:“不敢,不敢,高人能看上我苏家的这个下人,全是他的造化,高人您尽管借去用就是了。”

    蓝如絮听的大汗,靠,这话老子怎么听的这么不对劲呢?你小子到底会不会说人话?怎么搞的老子谁想用都能过来用用一样,你不知道老子只限美女使用么?

    见这算命的高人与蓝七如此交好,苏少爷心里也很奇怪。这蓝七刚才还准备打这高人呢,怎么这一转眼的功夫,这高人怎么看蓝七的眼神比他亲儿子还亲呢?

    不过蓝七能跟这个售卖神秘药丸的高人交好,那自然是天大的好事,苏少爷嘿嘿点头一笑,对蓝如絮打了个眼色,示意他好好招待这位算命高人,便目送着他们离去了。

    那算命老头倒是殷切的很,拉着蓝如絮的袖子就朝着一个方向直奔而去,连他的算命摊子都不管不顾了。

    没了自家少爷在自己身边拖后腿,蓝如絮自然少了许多耐性,刚走过一处拐弯的地方,他便对拉着他的算命老头道:“老先生,你刚才说我再也回不去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算命老头的脚步稍稍停顿了一下,却还是引领着他朝前边走边说道:“小兄弟,这个事情先不忙谈,眼下这里人多嘴杂,咱们一会儿到了地方再说。”

    蓝如絮微微点了点头,便也迈步跟了上去,他自然明白,自己穿越到这里,并非是三两句话就可以说清楚的,而且这老头连这等隐秘的事情都知道,就说明他的身份绝不是一个普通算命老头这么简单。

    “这位老先生,不知您贵姓啊?”蓝如絮暗自思量了一阵,便出言问道。

    那老头抚须呵呵笑了一下才道:“小兄弟,老朽叫高仁。”

    高人?卧槽,竟然还有比老子更不要脸的人,你这老头不要以为你须发皆白,装的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就可以这般糊弄我,小爷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蓝如絮的嘴角不由狠狠的抽搐了一下道:“老先生,我知道你是高人,而且还是算命的高人,单看围拢在你算命摊子旁边那么多人,我就看出来了,这点你就不用多做自我介绍了,我刚才是在问你姓甚名谁。”

    那算命的高人哈哈大笑道:“老朽并未说假话啊,小老儿姓高,名仁,高低的高,仁义道德的仁,小兄弟,这可不是老朽平白无故占你的便宜啊,实在是名号乃父母所赐,老朽不得擅自改动啊,哈哈。”

    见这老头笑的如此夸张,蓝如絮浑身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急忙平移了两步,与这老头保持了一段距离,你爹妈可真牛啊,给你起这样的名字,生下来就占人便宜,跟你一比,我才知道厚脸皮三个字该怎么写啊。

    “对了,小兄弟你叫什么?”高老头得意的笑了一阵,才缓缓问道。

    “哦,我叫蓝七。”蓝如絮顺嘴答道,他可不敢跟这老货比厚脸皮,自然不愿意把自己的真名告诉他了。

    高仁听的一愣,见他一副下人装扮,便好奇问道:“小兄弟,你可是天命之子,怎的去别人府里做了个下人呢?”

    他不提还好,这一提出来,蓝如絮当即就怒(www.shubaojie.com)色上涌道:“你还好意思问我?若不是你把我弄到这个破地方来,我能去当个下人么?”

    高仁沉吟半晌,才伸手指着一个方向道:“小兄弟你有所不知,你并非是老朽弄来此处的,看来咱们之间确实是有点误会,你不要着急,你瞧,咱们到地方了,我们进去再谈不迟。”

    蓝如絮顺着高老头手指的方向望去,就见一座小小的店铺呈现在了他的眼前,而那店铺的招牌上,却赫然写着五个令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大字——林记米粉店。未完待续。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