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一十一十章 事后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洛无双转过身来,对上那纯粹无暇的眸子,心中愧疚更甚,只是当下有着更重要的事情等着她去做。

    她反手握住了婉熹冰凉的手道:“公主莫怕,无双去去就回。”

    婉熹思想斗争了一会,还是渐渐地松开了洛无双的手,轻轻地嗯了一声道:“你去吧。”

    婉熹答应得这么快,反倒让洛无双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走也不是留也不是,进退两难。最终洛无双还是决定先把这次事件背后的人先抓出来,她临走之前深深地瞧了婉熹一眼道:

    “锦雀会来照顾公主,外面有重兵把守,公主无须担心。”

    婉熹依靠在床帏边,双眼无神,只是一夜之间,婉熹憔悴萎靡得厉害,高高的颧骨凸起,面色吓人。

    洛无双从如意苑出来以后连忙进了密室,想要寅楚给自己一个交代。密室里面寅楚正在泡茶,从沏茶温杯的手艺就可以看得出来,寅楚的茶艺非凡。

    洛无双面无表情落座在寅楚的对面,洛无双正欲说话,寅楚便抢在洛无双前面开了口道:

    “我知道爷现在喝不下茶,此事寅楚责无旁贷,自当请罚。”

    “只是今年的早chun茶,或许这是寅楚最后一次喝。”

    洛无双明白寅楚话中的意思,寅楚此人年纪轻轻却能当前镇南王的军师自然是个人精,知道自己难辞其咎,先把自己的后路斩断,也算是另辟蹊径寻找一条活路。

    “为什么给他们留下可趁之机?”

    “是寅楚管教不力,军中里早已有人生了异心,来到京城之后攀恋权贵。”

    “你既然早有察觉,为何不早早上报于我?”

    “寅楚前日已经处理,原本以为能等到爷从军营里面回来再行禀告也不迟。”

    洛无双面色阴沉的将茶杯掷于地上,飞散的茶杯碎片即将触上洛无双眉眼的时候,寅楚上前一步欲帮洛无双挡住,却被洛无双一马鞭打得钉在原地。洛无双快马加鞭回来,一身戎装都没有换下来。寅楚不再上前,眼睁睁看着碎片在洛无双的眼角上划出一道的血痕。

    洛无双垂下双眸,一滴鲜血就顺着她的睫毛滴落,似一滴血泪。不过一瞬之间,洛无双就抬起了头,锐利的目光像一把刀一样直插寅楚的灵魂深处。

    “寅楚先生,若是你并不是真心的帮助我,何必做出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

    “若刚才飞向我的并不是一粒小小的茶杯碎片而是一支飞箭抑或是一把恶刀,先生如果预先知道却不告诉我,那么无双就不仅仅是划破眼皮这么简单了。”

    “不知爷到底是什么意思,寅楚并无二心。”寅楚微微颔首弓腰道。

    洛无双冷哼一声道:“没有二心比有二心更加让无双鄙夷,若是有二心好歹还能在侍奉其中的一中是忠心耿耿。”

    寅楚听完洛无双的话之后,嘴角边浮现了一丝不可捉摸的笑容,他直起了腰身,将手背到了身后。洛无双话中的意思再直接不过了,寅楚也不再装傻下去,寅楚自从前镇南王那边划到洛无双的麾下之后,以他对洛无双的了解倒也不至于说觉得洛无双是个不值得扶持的庸才,但是寅楚心中还欠缺一个真正认洛无双为主的考验。

    此刻看来洛无双早已经清楚自己的心中所想,寅楚也无须隐藏自己的心意,寅楚确实一早知道有人生了异心,也动手除掉一部分的不确定因素。但是寅楚没有恰恰地将一些异变的因素明禀给洛无双,虽然若是他第一时间能够禀告给洛无双,洛无双就一定能将此事扭转。

    可是他并没有,所以洛无双此时才会如此地动怒(www.shubaojie.com)。不过此事目前的发展形势,倒是也是寅楚乐于看见的,虽然洛无双没有明确地告知自己的二国联姻的具体计划。

    但是从洛无双近日来的谋划和行动完全没有避开过自己,所以自己大概也能够猜出洛无双的计划,他可不认为把一个联姻公主劫走且不留痕迹是个好主意。且不说这个计划要耗费多少的心力和谋划,即便是真的能够成功,自己又能从中获取什么利益呢?一个最好的军师不是制作天衣无缝的计划,而是将利益最大化,将损益降低最小。

    所以寅楚放任了事态的发展,若是今日洛无双不能毫发无损的从院里走出来,那么他必定会弃主另投,若是洛无双毫发无损从院里中走出来,那么洛无双就将是自己认定之主。

    “寅楚自从懂事之日开始,就被灌输的是大利大义思想,虽然知晓人情世故却不是寅楚应该考虑的因素。”

    “寅楚确实存在考验爷的心思,但是爷又何尝不知道寅楚存着这样的心思呢?也许爷只是不知道寅楚的会在何时实施而已。”

    洛无双听罢,闭上了自己的眼睛,犹如冰窖的声音传来道:“你知不知道你的谋划思虑毁掉了一个少女的清白?”

    “寅楚知。”

    “你知不知道,我之前所作的努力因你被全部打乱?”

    “寅楚知。”

    洛无双不再开口说话,寅楚也像石雕木刻的一般,站着一动不动。默(www.zhaishuyuan.cc)了一刻钟之后,洛无双朝寅楚摆摆手道:“你退下吧,若是再发生这种后院起火的事......”

    “寅楚知。”

    洛无双知道从今日之后,寅楚算是彻底归于自己的麾下,她之前倒是也瞧出一些端疑,却不知道因为自己的疏忽,会给今日带来如此严重的后果。她之所以没有追究寅楚责任,也是正是因为是自己种下的因果,何苦全然推给他人。

    正在家中赏花喝茶的花云峥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他听完之后抓住来人的领子吼道:“出了这么大的事,你竟然现在才通知我?”

    “属下该死,这次的消息实在被封锁得严密,属下与丞相府的探子是同时拿到消息的。”

    花云峥一听君慕白也才收到消息,这才松开探子的衣领,素不知这是丞相探子交代给他保命的法子还真管用,心里暗暗舒了一口气。

    “洛大人如何?”

    “洛大人自从快马加鞭赶回来之后,一直没有出过府。”

    花云峥思虑了一会之后,把事情前后想了个大概,缓缓开口道:“备马,去少卿府。”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