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山第1459章 江山江湖(大结局)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落寞的秀儿,不停地四处游荡,犹如孤魂野鬼一般。

    悲惨的身世,无法躲避的厄运,即使自身强大之后,还是会留下烙印。

    随之而来的,依然是美好的心愿,被无情的尘世紧闭上大门。

    “有些人,你就是把心掏给他,他也毫不在意。”

    秀儿喃喃自语道,很是悲戚。

    这样的情绪萦绕于她,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每每下决心斩断情丝,却无可奈何的被情丝给绕回去,她深深体会到,什么是剪不断理还乱。

    悲戚之后,她回到了和卓亦凡曾经留下痕迹的鹞落山,既有悲伤的记忆,又有温馨的期冀。

    在西鹞寒冰山和东鹞烈火山走了一遍(www.fanwai.org)后,她来到了东鹞烈火山谷底的湖面。

    此时湖面上正飘浮着一个巨大的冰块,那是当初齐若禤被段亦峰冰封在里面的冰雕。由于湖水外围呈现出刺骨之冷,它一直都没有融化。

    只不过此时的冰块里并没有齐若禤的身影,她的尸首不见了。

    冰块下面不断泛起深深的漩涡,犹如时光隧道一般,一直旋进湖水底部,随之又被旋转出来。

    随着湖水的翻腾旋转,湖水底部不时有气泡冒出,好似空气内外交换一般。

    秀儿在湖面上蜻蜓点水般的飞旋了一阵,便顺着空气往里旋,巨大的漩涡散发出银白色的光芒。很快,一个如同东鹞烈火派驻地一模一样的宫殿,渐渐浮现在眼前。

    她对之笑了笑,毫无恐惧和拘束感,轻车熟路的走了进去。

    宫殿很大,里面有许多房子,如此浩大的地宫,显然需要花费很多精力和时间才能修成。

    此时宫殿里一间屋子的灵位前,正站着一个年轻女子,她一双纤纤素手,丰满圆润的身材,精致的五官,可谓端庄素雅,犹如初开的百合。

    不过这朵百合,并非简单枯燥的色调,而是透露着幽幽的冰冷。

    仔细观去,灵牌之上写着:“慈父齐怀山之位”。

    灵牌周围全是大大小小的彼岸花,下方的桌子上则放着两卷书,一卷为《东鹞烈火派医经》,另一卷为《东鹞烈火掌心法》,不过是手抄本。

    女子对着灵牌拜了几拜,轻轻用绢布拂拭去沾染的尘埃,非常虔诚。

    她凝视片刻,叹息道:“爹,您在那边还好吗?若禤真的好想您。”

    说着,她声音有些哽咽,“唉,您为了女儿能够活命,不被卷入王庭设计的阴谋残杀里,便顺着段亦峰的诡计将计就计,为此牺牲掉自己,换取女儿的活命。”

    少顷,她点燃了几炷香,倒了两盅酒,轻轻放置于灵牌前,并深情凝望着父亲齐怀山的名字,仿佛看到他正在与自己拉家常一样。

    “爹,现在整个江湖都覆灭了,罪恶的王庭也已不复存在,所有的事情都像您当初推演的那样,一步一步朝着预设的方向前进。我们鹞落派很快就会实现您年轻时一直所期望,却无法实现的夙愿——合二为一,成为江湖的救世主。”

    女子又抚了抚《东鹞烈火掌心法》,会心的笑道:“凭借您传给我的三成内力,加上这些年的勤学苦练,女儿现在已经修炼到掌法的最高层级,内功更是炉火纯青,世间应该少有人是敌手,您就放心吧,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说完,她拿起那卷《东鹞烈火派医经》走了出去。

    没错,此人就是东鹞烈火派掌门之女,齐若禤,江湖人称女中小诸葛。

    不多时,她来到一个冒着氤氲气息的屋子,里面亮如白昼,不时传来活水流动的声音,汩汩的,很是静谧幽深。

    屋子里并排放着两个晶莹剔透的石棺,石棺里坐着两个没有穿衣服的年轻女人,她们都是肤如凝脂,五官精致,身材高挑,说是绝色美女一点都不为过。不过,她们都紧紧闭着眼睛,没有声息,好像睡着了一样。

    两个女人周身都是草药,各种颜色尽有,在雾气淖淖中发出清新的味道。

    而石棺里正流动着草药水,浸泡着她们的躯体。

    石棺前面树立两个牌子,上面分别写着“蜀山派掌门林清怡”和“巴山派掌门郁清秋”。

    齐若禤翻开《东鹞烈火派医经》,照着里面的图式,对着林清怡的身体输入玄气,并在她的背部变换几个位置,片刻之后林清怡紧闭的嘴唇动了动。

    “小小蟾毒,还难不倒我东鹞烈火派的医术。”齐若禤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随后她又照着另一图式,对着郁清秋的身体输入真气,片刻之后,郁清秋紧闭的眼皮也动了动。

    伴随着玄气的汇集,加上草药水的浸润,两人的气色变得越发红润起来。

    “你们俩会好起来的。”

    齐若禤为她们整理一下头发,随后又叹息道,“只是你们这样做值得吗?天下的男人都是一样的,难言忠贞,善始却难善终,在他们眼里,任何人都是可以取代的。没有男人是例外。”

    齐若禤随后转向门口,微微笑道:“还有你,撞了南墙也不回头是吧?”

    话音刚落,换了一身蓝色衣服的秀儿,就失落的走了进来,她喃喃自语道:“飞蛾在被火烧死之前,对那光明一直心存希望,直至化为灰烬。”

    “劝你多少次了,不要再对他心存希望,你就是不听。”齐若禤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当初不也是按照你爹的要求,将计就计,在测试了他对你的深情和忠贞后,不也才极度失望的死心嘛。”秀儿嘟着嘴道。

    “唉,女人总是如此之傻,她们两个也是一样,非得头破血流之后,才知道什么是痛。”

    随后,她又朝郁清秋和林清怡的身体上,轻轻撒起了草药,一簇一簇的不断往下飘落。

    秀儿也凑了过来,她抓起清香的草药,覆盖在二人皎洁的身上,眼睛里全是柔和之光。

    然后她微微一笑,为郁清秋和林清怡梳理起青丝来。

    “你们的江山,我们的江湖,井水不犯河水!”

    齐若禤望着门口,透过一个玄境般的大圆孔,洞览着湖面上飘浮的巨大冰块,幽幽的说道。

    (剧终)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g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