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 94章 结局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成怀瑜随着他们一起开拔,乘坐专机,在距离青州最近的机场降落,大卡车把他们送到距离青州还有8o公里的国道上,接下来的路程,都必须要徒步进入了。【千△千△小△說△網Ww W.xQqX s.coM】收藏顶点书城书友整理提供

    国道上已经看不出原貌了,地图此时已经不起作用,到处都是塌陷的路和滚落的山石,只能在乱石堆中寻找道路。每隔几公里就有一处大的山体塌坡,每隔几百米就有一处滚石的小塌方,路上上形成很大的裂缝,没走一段路,都像是在攀登珠穆朗玛峰一样,异常难走。

    成怀瑜唯恐拖慢了整个队伍的进程,便要求和他们分开走,逐渐掉落在队伍后面。一路上,还不断的有和他一样,寻找亲人的人加入,就这样,整整走了4个小时,天空中忽然下起雨来,虽然带着雨衣,但这股子阴冷的湿意,还是让人觉得刺骨的冷,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可是距离青州,还不知道要走多远的路。

    这样的路上,寂寞得能把人逼疯。

    “大哥,看你不像是本地人吧?”一个从操着当地口音的小伙子和成怀瑜攀谈着。

    “不是。”成怀瑜回答着,心中焦急万分,恨不得能够长出一双翅膀,尽快的飞到里面去。

    “呵呵,我是本地人,在附近的城市打工,我老婆孩子都在家里,听到地震的消息就赶紧跑回来了,大哥你是哪里的?”小伙子笑着说。

    在亲人生死未卜的情况下还能保持一种乐观的心态,让成怀瑜觉得很佩服,也明白,担心焦急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倒不如让自己的心情变得平和一些,于是他和小伙子攀谈起来,让着寂寞又漫长的路途有笑声。

    “我从北京来。”成怀瑜回答说。

    “北京?很远呀,你也过来找人?”小伙子说。

    “是,来找我未婚妻,她在一个叫仰山的村子当支教老师。”

    “太巧了,我老家也在仰山,不过去年搬出来了。”小伙子说:“那本来路就不好走,这一地震估计人都困在里面了,你就是去了也进不去的。”小伙子替他担忧的说。

    “没关系,只要能离她进一步也好。”成怀瑜回答着。

    淅沥的小雨一直在下着,脚下本就不好走的路更加的泥泞。他们已经习惯了时不时的余震,时不时的坍塌滑坡,手机信号断断续续的,路边被震塌的房屋随时可见。

    身上都湿了,脚下的鞋子也都被泥雨浸透了,成怀瑜被冻得嘴唇白,因为怕手电撑不到明天天亮,他和小伙子两人用一支,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

    突然,一个巨大的滚落之声传来,成怀瑜他们赶紧停住脚步,一个巨大的石头滚落下来,横在道路中间,距离他们站的地方只有十几米的距离,众人都是心有余悸,知道这条路上危险重重,但没有一个人退缩,他们一个拉一个的爬上了大石头,从石面上爬过去。

    忽然,地面又开始摇晃起来,众人站立不稳,连忙蹲下,只见后面山体一大股的泥石流涌出来,将刚才滑下的大石头掩盖起来。

    “不能再走了,这样下去太危险了!”成怀瑜对大家喊着,这黑夜行走,不仅走得很慢,人的精神一旦懈怠,随时就可能丢掉生命。“大家休息一下,等明天天亮再走!”

    他深深的明白,自己来这里不是送死的,不能在没见到沈露白之前就不明不白的死去。

    成怀瑜的建议得到了大家的响应,他们找了一处破损的房屋,找了些湿湿的树枝,生起一堆篝火来。大家都拿出自己的食物,彼此分享着。

    成怀瑜靠坐在柱子下面,脱下鞋子,倒出里面的泥水,啃咬着冰冷冷硬的压缩饼干,望着雾水蒙蒙黑漆漆的天空,想念着沈露白。壹秒記住【千千小說w w w.x q q x s.c o 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沈露白不知道自己在下面呆了多久,又冷又饿,缩成一团,浑身哆嗦着,心里想着,现在成怀瑜肯定已经知道这边地震的消息,他一定非常的担心吧,他一定很难过吧,要告诉她自己还活着的消息,免得他伤心难过。沈露白颤抖的掏出一直带在身上的手机来,打开,一信号都没有,她明知道成怀瑜收不到短信,但不停的着短信:

    成怀瑜,我很好,别担心。

    成怀瑜,这里很黑,很冷,我很饿,很想你。

    成怀瑜,我要是死了你该怎么办?

    成怀瑜,我后悔了,非常后悔。

    成怀瑜,我要是死了,你要忘了我,找一个好女孩,幸福的生活。

    成怀瑜,你一直都对我那么好,是我一直不够勇气,如果事情能重来一次,我一定会勇敢的接受你的爱,不会让你受那么多的煎熬。

    成怀瑜,你不要忘了我,清明的时候替我去给爸爸妈妈上上坟,也去看看我,带着你的妻子和孩子。

    成怀瑜,我真的很爱很爱你。

    成怀瑜,我要是死了,你不要太难过,要替我好好的活下去。

    ……

    一条一条的编写,然后按送键,然后就提示信息送不出去,然后一条条的存在件箱里,直到提示内存不够,沈露白才放下手机,瞪大眼睛看着黑漆漆的世界,只觉得胸闷越来越严重,大口大口的呼吸也不能得到缓解,反而使得头晕晕的,眼前冒着进行,身体冰冷着,不停的哆嗦,四肢都在疼,感觉就像是要死掉了一样。眼前浮现出成怀瑜微笑的脸庞,她伸出手来,抚摸着他的额头、眉眼、鼻子,嘴唇,她笑着,觉得自己好累好累,很想就此躺下去,痛快的睡下去。

    忽然,成怀瑜的笑容不见了,他板起脸来,厉声的说:“露儿,不要睡,睁开眼睛!”

    沈露白使劲的睁开眼睛,说:“我好累,好想睡。”

    成怀瑜变得更加着急,声音更加严厉:“你不想看到我了吗?不要睡,就这样睡着了,你会被冻死了!”

    不行,我不能就这样死去,我要活着,我要再见到成怀瑜,不能让他为自己伤心难过!想到这些,沈露白的意识清醒了许多,她咬着牙,狠狠的用手指甲掐着胳膊,钻心的疼痛直冲脑子,让她清醒了许多。她大睁着眼睛,摩擦着身体,产生出写暖意来,使劲的回想着和成怀瑜的滴滴。

    往事历历在目,想过电影一般,沈露白这才现,成怀瑜对自己用情是多么的深,而自己对他又是何其残忍。

    沈露白的眼泪一串串的流出来,她连忙憋回去,因为她知道,这时候流眼泪会把身体里的温度带出来,会更加的冷。她借着手机微弱的光芒,捡起一块石头,一笔一划的在地上写着成怀瑜的名字,轻声的念着,便觉得唇齿生香。

    天微微亮,成怀瑜他们一行人便已开始启程,好在雨已经慢慢的停了,只有些零星的雨。道路经过雨水一夜的浸泡,更加的难走。

    成怀瑜找到一支树枝拿在手里,当拐杖用,蹒跚的前行着。

    前面不远处,就到达青州的地界了,成怀瑜心头一阵子的喜悦。

    道路旁边,是一个受灾不严重的村子,有老乡自的组织起来,在路旁支起了一口大锅,煮起香喷喷的粥来,用他们可爱的方言,招呼着每一个行人:“快过来吃热乎的,不要钱。”

    成怀瑜和大家一起坐下,喝着热乎乎的粥,觉得心里舒坦极了,喝完粥,他连忙掏出钱来递给那位老乡,老乡连连摇头,说:“你们冒着这么大的危险进来,要么是找亲人的,要么是来救人的,我们怎么能要你们的钱呢!”

    成怀瑜的心立刻受到极大的震动,自己的心灵仿佛也受到了一次洗礼,为这些淳朴善良的百姓们所感动着,眼泪不自觉的溢出来,他连忙擦了擦眼角,只说了句:“谢谢!”

    沈露白觉得头顶上出现了轻微的响动,她心中一紧,以为这个安全的小角落要坍塌了,连忙护住自己的头部。如果马上就快要死了,她只有一个放不下的心事,就是成怀瑜,遇见他,是她人生中最美丽的风景,此时,她不再将东京的事当做一件最难以启齿的过去,如果她能够活下去,她不会让这些幸福只在回忆中延续,她会陪在成怀瑜身边,生死相依。

    可是,现在说这一切都晚了吧?沈露白痛苦的闭上眼睛,嘴里轻轻的呼喊着成怀瑜的名字:成怀瑜,再见了!

    突然,头上的响动越来越大,一个细小焦急的声音从上面传来:“沈老师,你在下面吗?”

    沈露白心中一喜,是有人来救自己了!

    她心疯狂的跳动着,拼命的喊着:“我在这里!”

    可是上面的人似乎并没有听到,还在不停的喊着,声音越来越远。

    沈露白心中焦急万分,忽然看到横亘在头上的一块一根钢筋铁棒,她拿起石头来,试探性的敲击了一下,两下,又加重了力气,继续敲着。

    很快,上面又有声音传来,这些平时听起来噪杂烦人的声音现在听来无疑比天籁还要美妙,头上有土石滚落下来,落在她的头顶,她也不去拂掉。

    她的心怦怦的跳着,激动的等待着重新见到光亮的时刻。

    头上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沈老师,你能听得见吗?”是校长的声音。

    “我听得见。”沈露白的声音虽然虚弱,但却充满了生机。

    “老师,老师。”一个稚嫩的声音哭喊着,是小石头。

    沈露白将他推出去后,他听了老师的话,拼命的往宽阔的地带跑去,等到震动结束之后又立刻的跑回来,看到新盖的明亮校舍已经成了一片瓦砾,立刻大哭起来,边哭边喊着老师,可却没有人回答他,他就一直坐在这旁边,等待着奇迹出现,等待着沈老师从瓦砾之中爬出来。等校长清完师生人数后,现少了他们两个,便赶忙过来寻找,小石头就跟他哭诉着事情的经过,他赶紧组织村民们过来,想把石头瓦砾挖开,解救下面的沈露白,但是,房屋整个都坍塌了,根本看不出原来的样子,也无法得知沈露白的确切方位,要知道,如果方位不对,挖掘的时候,就可能造成别处塌方,就有可能会将沈露白再一次掩埋在地下。

    怎么办呢?沈露白如果长时间的掩埋在地下,也会因为窒息、饥饿而死。眼看着雨越来越大,天气越来越冷,校长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如果雨水造成泥土的松动,上面的瓦砾钢筋会险下去,那样沈露白生还的机会就更小了。

    村民们大声呼喊着沈露白的名字,可是杳无音讯,校长觉得必须得开始挖了,他让村民们小心一,一层一层的将瓦砾挖开,村民们怕用铁锹的力度太大,都纷纷用手去把瓦砾搬开,就这样,淋着大雨,冒着严寒,在午夜里,终于听到了沈露白微弱的声音,大家仿佛都打了一针强心针一样,更加卖力的工作着,当浑身沙土,虚弱无力的沈露白被拉上来时,乡亲们激动得不能自己,他们的想法在淳朴简单不过,都想着,人家一个城里来的姑娘,大老远的来帮助他们,千万不能让她死在这里。

    虽然外面还是一样的漆黑,但沈露白见到这些可亲可敬的人们,重新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还是觉得激动万分。

    这个村子虽然损毁严重,但村民们的伤亡并不大,生地震的当时,差不多的村民都在田间地里。这里的房屋都是木质结构,整个倒塌下来,危害并不算太大,总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余震不断,这里随时还会有塌方的危险,四周都是山,如果山体滑坡,将会将整个村子湮灭。

    沈露白稍事休息之后,就随着村民们往出转移,出山的唯一的一条小道已经被封个严实,根本就没法再走了。在这山里住了一辈子的老人家提出要从西边的一条山路上出去,说那边的山质坚硬,应该不会生大规模的山体滑坡,大家走得快一,还是有很大的把握能出去的。

    如今也只能冒险一试了,总比坐以待毙的好。

    由这位老人家头前带路,村民们一个拉一个的走在湿滑的山路上,乐观的人们,为大家唱起了山歌鼓劲,唱得每个人的心头都升起了希望,坚信自己一定能从山路中走出去,年轻人把小石头背在背上,前呼后应的艰难行走着,一直到东方白,才走出了崎岖坎坷的山路。沈露白松了一口气,走到这里,不管怎样,算是暂时的安全了。

    成怀瑜这里,到了中午时分,才看见倒在地上的青州的路标,人人都很欢喜,总算是快到了。越走得近,成怀瑜的心中就越沉,所到之处,房屋损毁,几乎没有能下脚的地方,存活下的人们皆是不顾自身的安危,都在废墟之中寻找着可能存活的生命体。

    迎面走过来一个满面灰尘的老乡,成怀瑜赶紧过去问:“去仰山该怎么走。”

    老乡说:“那里的路都被封死了,不过那里的人今天早晨已经逃出来了。

    成怀瑜心中的喜悦无可言说,连忙激动的抓住老乡的手:“你真是好人!他们在哪里?”

    这句好人说得老乡莫名其妙,摇摇头说:“不知道呀,就听说他们逃出来了。”

    虽然没打听到他们的下落,但成怀瑜还是兴奋的,他开始到处去寻找,到处去问人,寻了好多地方,都没沈露白的踪迹。

    只要她还活着就好!成怀瑜想着,立刻加入到救人的队伍中来,和群众们一起,用手掌搬开石块瓦砾,将深埋在下面的人们救上来。被救上来的人们感激得无法言喻,成怀瑜的内心充实无比。

    他一边救人,一边向过路的行人打听着仰山村村民的情况,终于有一个人说看见过他们,好像都在前面不远处的空地上。

    成怀瑜心中激动万分,压抑住狂跳的心脏,将正在呼救的百姓拉上来,撒腿就跑。

    远远的,就看见一个浑身是土,分不清衣服颜色的俏丽背影在那边为一个胳膊上流着鲜血的人绑着纱布。

    成怀瑜的心脏快要停了,呼吸快要没了,全世界只剩下那个美丽的身影,他贪婪的望着,眼睛亮的就如同黑夜的明灯,他一步一步的走进,那个背影仿佛感知到什么,猛然回头,两人的目光一对上,立刻胶着在一起。

    诧然相逢,恍如隔世。

    沈露白大叫一声,疯狂的跑过来,扑进成怀瑜满是泥泞的身体里。成怀瑜紧紧的抱住她,将她镶嵌着自己的身体里。

    “成怀瑜,成怀瑜……”她闭上眼睛,喃喃的念着他的名字:“我是在做梦吗?”

    “不是梦,露儿,我来找你了!”成怀瑜亲吻着她脏兮兮的面颊,温柔的说。

    沈露白抬起头来,看着她浑身是泥、脸上、头上都是污垢的心上人,却觉得他比任何时候都要帅气迷(www.xinbanzhu.com)人。她抬起手来,抚摸着他的脸颊,说:“你受苦了!”

    成怀瑜微笑着,浑身越脏,眼睛就越亮,说:“为了你,心甘情愿!”

    未见时那种翻江倒海的思念,此时够归于平淡,他们的心情平复了,淡淡的,充满微笑的对视着,人生中,再没有哪个时刻比现在更加幸福,更加美满。

    沈露白紧握着成怀瑜的双手,说:“成怀瑜,我爱你,你愿意娶我吗?”

    成怀瑜揽她入怀,轻轻的在她耳边说着:“我愿意!”

    《正文完》&lt;/dd&g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