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 六章 申耽弃城
    <script>ads_wz_3X3_1;</script><script>ads_wz_3X3_3();</script>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templates/js/neirongye300-250.js"></script>

    入夜,孟达和申仪二人领一万军马出城,人衔枚,马摘铃,直奔诸葛松营寨而去。

    及至寨前,孟达远远看见营中有人守卫,一声令下,领军杀入寨中。寨门处守军落荒而逃,向后寨溃退,孟达以为得计,更是催军急赶,尤恐诸葛松跑掉。

    就在这时,后寨突然火光冲天,许多被砍伐的树木拦在孟达前方,孟达还以为此乃诸葛松阻敌之用,正要继续催马向前,却被身旁申仪纵马拉住。

    孟达不悦道:“为何拦我?”

    申仪惊慌叫道:“中计了将军,快撤回城内!”

    孟达环顾四周,发现南北两侧忽点起无数火把,大量的火把伴随着震天的喊杀声正拥向自己的后军。

    原来诸葛松与沙娜分南北两侧早将一万多只火把用树棍固定到人高的距离,只等寨中火起,每名军士便负责迅速点起五根火把,手持两根向营寨冲去。

    至于震天的喊杀声则是因诸葛松早告诉军士们,敌军见被埋伏,必不敢战,喊的越大声,敌军逃的越快,根本不用带长兵器厮杀。于是这些军士便都抛弃了枪戟,只带着短剑和火把玩命喊着向营寨冲去,速度更是比正常要快上许多。

    孟达大惊,以为诸葛松有数万军在此,急引军回城,但未出前寨,大量后军的士兵已迎面逃来,冲散了孟达身边的护卫。只见一红甲女将军威风凛凛的提枪已到寨门,身后火把无数,正是沙娜!

    申仪上去交战,心慌之下,片刻便被其枪杆打中后背落马。孟达不敢向前,只好随败兵向后寨逃去。因后寨多横地火木,许多军士逃脱不及纷纷跪地求降。孟达逃到天明,人困马伐,身边仅数百人相随。

    此时迎面出现一军,为首者正是刘封。见孟达狼狈模样,想起自己当初被孟达从上庸赶出也是如此,不禁心中快意,引军向前。孟达见大势已去,颓然下马跪地,就要拱手称降。

    不想刘封马来如风,一枪正中孟达胸口,随即一挑扔出。随行军士刚要抵抗,却已被刘封之兵团团围住,一句只诛首恶,投降免死,便都放下了武器。

    自此孟达、申仪出城所带人马因二人身死,不到一日便都因饥饿和回城无路通通被诸葛松和刘封收降。

    申耽当夜见城外火把甚多,知道孟达中计,也不顾自家兄弟死活,连夜趁诸葛松追杀孟达之际,带着亲信族人秘密从西门出城向西,奔子午谷向长安而逃。

    守城之军天亮才发现申耽已走,因多为本地之兵,便自行开城迎诸葛松进城。自此诸葛松收上庸之兵一万七千余人,合原有八千人马,军力已到两万五千余人。

    探马回报,徐晃距上庸城仍有三百余里,军势不过万人。诸葛松索性拆毁了刘封原处营寨,合兵一处入城中休整,撤换降军指挥千人以上将领,重整军力,以待曹军。

    期间有人告知诸葛松,刘封私杀孟达泄愤一事。诸葛松故作不知,并无一言召刘封询问。刘封初始几日还心怀不安,时间久了亦不以为意,只待诸葛松往江陵报捷信使返回,自己能将功折罪。

    再说徐晃行军缓慢,只为作观上庸形势,再定进退。等到细作回报,诸葛松所部不过万人,却施计诱杀孟达、申仪,吓得申耽弃城而走,军力倍增,便回军宛城,不再西行,只上书禀告曹操。

    曹操览书毕,不禁叹道:“刘备已得卧龙凤雏,复又有此子既复荆州,再收上庸,若待其羽翼渐丰,无论西出助刘备,又或东出助关羽,都恐成大患!”

    言罢环视诸谋士,见司马懿似有话要说,便出言语问之。

    司马懿答曰:“今诸葛松取上庸,非前番刘封、孟达之流可比。荆州刚刚大战,我军败而复胜,吴军胜而复败,刘备则是虽复荆州,荆州军如今自保尚已不足,三五年内不足为患。”

    曹操点点头,复问:“那依你之见,今后我方将行何策略为妥?”

    司马懿对道:“依臣之见,东吴之战略可荆可徐,刘备之心则必在宛洛,此时荆州三方势弱,其使诸葛松至上庸,必有西助其出汉中图大王凉州乃至长安之意。故依臣直接,我方今后数年应以与吴休战,重兵防护凉州为要。”

    曹操深以为然,见其他谋士都纷纷点头,虽对司马懿的戒备又深了一层,依然一面再派蒋济去东吴示好,一面令曹洪与张合二人领兵三万去长安助钟繇守护,进而经营凉州。

    孙权因前番荆州失利,兵马折损甚多,虽召见蒋济,亦没有什么好脸色,反觉得一见曹操使者便一头晦气。皆因前番偷袭江陵多为柴桑之兵,此时濡须与建邺之兵倒还完好,若不是前番在合肥大败于张辽,倒是又想趁此番与刘备重修于好之际再次领兵北征。

    好在东吴从来不缺息事宁人之臣,加上吕蒙新败,好战派纷纷不言,孙权虽表面上对蒋济假意盛怒(www.shubaojie.com),在诸葛瑾等一干文臣的劝说下还是同意了双方修好停战的约定。

    自此过了一年,三方均无战事。及至来年四月,关羽荆州之兵渐复元气,蜀中军士亦修整已毕。刘备命孔明辅佐刘禅留守cd,以庞统为军师,自统张飞、赵云、马超、黄忠等将起中军五万人一面向汉中进发,一面传令诸葛松留刘封守上庸率军一万到汉中汇合。

    刘封虽对不能参与北伐有些不满,不过留守上庸亦是大任。临行前,诸葛松见刘封欲言又止,便笑着让他有话直说。

    刘封踌躇半天,直到诸葛松露出不耐之色,这才说道:“将军去汉中随父王北伐,自当无往不克,但北伐若有战果,曹操定引主力西出长安与父王相对,到时二叔父若如前番一样出兵向北,命我发兵相助,又该如何?”

    诸葛松一愣,默(www.zhaishuyuan.cc)然无语。关羽的性格他最是了解,前番虽遭受大挫,傲慢之性稍敛。然果如刘封所说,曹操引兵西向,许昌空虚,难免其不会为洗前番屈辱,再次出兵,试图立功。

    面对刘封的难题,诸葛松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寻思若是自己,助战定是不会。便要刘封依然如前番一样以上庸刚刚收复,又被调军西援,守尚不稳为由不要出兵。

    刘封称是,却又问道“若叔父执意出兵,再遇危险呼救,又该如何?”

    诸葛松用右手手背使劲搓了搓额头叹道:“遇险再救,已是晚矣!”他虽是满脸苦笑,话语却是斩钉截铁:“只要关将军动兵,便立刻加急传书与我,吾自当回兵上庸,以策完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