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正中央的石匾上刻着三个打字:幽冥塔。

  “主人!还是先不要进去的好?这幽冥塔层层考验,若是进去后,没有通过所有考验,将永生被囚禁在里面。”炽焰说道。

  南离忧点点头,它说的没错。

  她绝对不能冒然行事,还是先观察清楚了再说。

  她闭上眸子,意识探寻出去。

  刚接触到门口,她的意识就被反弹回来,那力度非常强大,她都险些击退好几步。

  想要打探里面的消息都无法得知,真是有些棘手。

  “不知道我在这里喊,那里面能否听得到?”南离忧仰着头,瞧着那塔身的最顶层。

  炽焰顺着她的目光,道:“应该不行……”

  “也是!这幽冥塔每层一个结界,一个空间,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的人听不到!”南离忧眯了眯眼,淡淡道。

  她退后几步,捧起双手,大喊一声:“娘!我是小七!您听到了吗?”

  “娘!小七来看您了!您听得到吗?”

  ……

  冰室里,凤夙紫正用着发簪,在冰块上刻着一个人像,那人像与她自己十分想象,只不过,年龄要小上许多。

  这就是她日夜思念的女儿,梦里常常梦到她,她和自己长的一样……

  咦?

  什么声音?

  凤夙紫诧异地站起来,在原地来回张望。

  这个声音好熟悉,在梦里,她听过无数次。

  小七?

  是小七?

  她来找自己的了?

  她什么都知道了?

  “孩子!娘听到了……娘听到了……”凤夙紫喜极而泣,顾不得梗塞地喉咙,大声回应着。

  ……

  “主人!别再叫了!夫人是听不到的!”炽焰微微有些难过,这样的感觉让人特别难受。

  它如今和主人一样,和自己的父母分离。

  那种分离的痛苦,它如何不知晓,如何不清楚。

  南离忧有些累了,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么做。

  第一次知道自己突然多了一个亲人,那种感觉让她心里砰砰直跳。

  那种渴望,那种欲望,特别强烈。

  也许是她从小和师傅相依为命,长大后,加入特工队。

  知道亲情是十分珍贵的。

  纵然是冷血的人,在至亲面前,她也摆脱不掉俗世扰身。

  南离忧双眸里透着死灰般的寂凉,敛下睫毛,紧盯着地面。

  南千阖,暮皖苏。

  你害我们母子二人分离多年!

  竟将她囚禁在此!这笔账,咱们再慢慢捋捋了!

  “伙计,你可准备好了?”南离忧侧目看着旁边的伙伴,露出一丝笑容。

  那笑容充满魅惑,更充满坚定。

  炽焰嗷嗷叫了几声,表示赞同。

  南离忧展开火焰护甲,将自己和炽焰紧紧罩在里面,右手握住匕首,挡在胸前,随时保持最高警惕。

  迈出步子,踏入石门中,进到那道淡蓝色的传送光圈。

  光影一闪……

  再一显眼,已身处一个不大的石厅之中。

  周围四处是骷髅人,各个手握长剑,弓箭,法杖等武器在周围游荡,每一个走起路来,显得很笨拙。

  看到有生人进来,那骷髅人迅速围城一圈,将南离忧和炽焰围在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