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不看到母亲,绝不出塔!”南离忧眯着眼睛,眸光闪着坚定。

  老龟吐了一口气,叹息道:“唉!我老龟被囚禁在这个鬼地方几千年!虽然作恶多端,吃人无数,可是你的娘,我还是第一次真心佩服一个人!”

  “此话怎讲?”南离忧有些震惊地问道。

  “她是一个很有韧劲的女人!从关到这里的那一刻,她就逃了四十九次之多!最后一次明明可以走,却不想,她又回来了!唉!她做的这一切可都是为了你呀!”老龟心酸地说道。

  南离忧沉默了,原来,她是为了自己。

  明明可以走出去?

  为何还要继续留在这里……

  她现在只想赶紧见到她,纵然前面是刀山火海,还是飞禽猛兽,她都要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阻她者!下场只有一个,就是死。

  她没有理会老龟在后面的喋喋不休,抬起脚,朝着那林子中间的小路走去。

  留下那老龟,重重叹息一声:“小女娃啊!太心急可不是好事啊……”

  南离忧当然听到了那一句话,在进入那道石门的那一刻,她听得非常清楚。

  她只是微微扬起一个冷酷的弧度,一笑而过。

  进入石门,踏上阶梯,再一晃眼,她又来到另外一个空间里面。

  这里没有第一层的骷髅人,也没有第二层的独好风景。

  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堵黑洞洞的石门。

  石门旁边设有一个香烛台,上面有很多洞孔,每一个洞孔上插了一根火烛。

  火烛很新,并没有因为岁月而留下什么痕迹。

  香烛台上有一个石碑,上面刻了一段古老的文字。

  “生死长廊:生之入口,死之入口;兜兜转转,一烛云烟,时过境止,永世困缚。”

  “主人这上面写的什么意思?”炽焰盯着石碑上的文字,询问道。

  “这是一座迷宫,我们需要在这香烛燃尽之际,找到出口,不然就永生困在这里面。”南离忧淡淡地说道。

  她顺手从香烛台上拔出一根火烛,其他空洞的火烛,嗖嗖全部陷进那烛台里面,这应该是防止别人作弊,多拿香烛吧。

  火烛拿起来的那一刻,那扇石门也随之轰的一声打开了,里面黑乎乎地看不见尽头。

  南离忧不敢耽误,抬起脚就朝里走,炽焰赶紧跟上。

  刚一踏入长廊里,那扇黑色石头又是轰的一声,关上了。

  空气之中有些压抑,周遭的亮度黯淡了许多。

  这座迷宫里,地形复杂,每个交叉口,都有好几个入口,错综复杂。

  在黑夜之中,南离忧的眸子看的比白昼还清楚。

  每走一个地方,她都会用心记下来。

  走了大概有一刻钟的时间,火烛燃了快一半。

  “主人,我们似乎又走回来了!”炽焰停住脚步,闻了闻地上的气味。

  南离忧点点头,看了看手上的火烛,这一路上,兜兜转转,连个可以做记号的东西都没有。

  除了偶尔看到好多具白骨,应该是进来闯关的人,命葬于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