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白银霸主 > 第三百二十章 打开局面
  大汉帝国元平13年7月1日凌晨……

  太阳还未升起,天幕一片漆黑,天上的星辰还一颗颗的高悬着,帝京城南面龙旗山下的那个庄园里,四辆挂着马灯的马车已经鱼贯从庄园的大门之中驶了出来。

  “小五,你们路上小心,一定要准时把东西送到城里的收发点,不能耽搁了掌柜的事情,知道了吗?”徐恩达就在第一辆马车上,对着后面几辆车上驾车的几个人说道。

  虽然徐恩达腿上的伤势还未完全愈合,但是从昨天起,徐恩达就来到了龙旗山的庄子上,开始帮起忙来,昨夜一干人忙活到了半夜才睡,就住在了庄子里,今天早上时辰一到,众人就起了床,收拾利索了,随意吃了一点填肚皮的东西,就要赶着车,在帝京城的城门开门之时,争取第一批入城,把昨天印刷好的报纸送到城里的四个收发点,那四个收发点,正是之前顺义书坊的帝京城东城,南城,西城,北城的四个店铺,这几日的时间,四个店铺被收了回来,里面的书也全部打折卖出去了,几乎不用怎么改造,那四个店铺就成了《大汉帝国时报》在帝京城的几个收发点。

  “徐哥你放心,我们几个就是腿断了也要把这些报纸准时送到收发点,再说了,胡哥他们不是还跟着咱们呢,出不了事……”赶着马车的小五在后面对着徐恩达叫了一声。

  此刻,每辆车上除了厚厚的几摞报纸之外,都有三四个人,赶车的是徐恩达他们几个,而跟着车的,则是胡海河叫来的几个朋友,那几个人,都是之前御前马步司的军士,虽然已经离开了御前马步司,但一个个都是帝京本地的地头蛇,各方面门清儿眼熟,此刻那几个人坐在车上,腰上都挂着刀,帝京城内的等闲宵小混混一看这架势,都不敢随意来惹。

  除了赶车的,护驾的,每辆车上还有两个给报纸上写文章的文人,要跟着去到收发点上,负责记账和报纸的分发,这些文人除了写文章之外,记账算账之类的活儿也能干,所以方北斗也就把这差事派给了他们,想到自己写的东西马上就能出现在帝京城的各个酒楼,茶馆,大街上,被千百人看到,那几个坐在马车上的文人才是最激动的。

  四辆马车离开龙旗山,上了官道,不一会儿的功夫,四辆马车就分开了,一辆朝着西门而去,一辆朝着东门而去,还有两辆则在一起要同时从南门这边进入,要在进城之后才分开。

  这一大早就等着进入帝京城的马车在各个城门口排成了长队,那些马车上,大多都是拉煤,拉柴的,拉米的,送菜的,像帝京城这么一座城市,每天从众人睁开眼皮开始,就变成了一个吞噬着各种生活物资的巨兽,帝京城这数百万人口所需要消耗的各种物资,就是一个巨大的数值,那源源不断的各种物资,每天从城门一打开,就会往着帝京城里送来,无数人的生计,都系在那一辆辆马车牛车拉着的的货物上。

  卯时,为凌晨五点到早上七点,卯为开门之形,又通冒字,为太阳出头之意,又因为这个时辰兔子出窝,跑出去吃带着露水的青草,所以帝京城的各个城门,都在卯时一到,就打开城门,让在城外排队的车马可以入城。

  前些日因为帝京城中朝廷重臣被刺杀的事情让帝京城的城禁一度变得非常的严苛,但这些日子,那件事的热头慢慢过去,帝京城里的一干刑捕军士辛苦许多天,鸟毛也没捞到一根,所以大家也慢慢疲了下来,这城禁,也慢慢恢复了以往的模样,那一辆辆进城的车辆,也没有被刁难就各自进入的城中。

  正在赶着车的徐恩达他们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他们的车马进城后不久,一批马车也来到了城门口,那批马车上也拉着煤,只是那马车上拉着的煤,和其他马车上的煤不一样,看到那些马车上拉着的煤,守在城门口的一干军士都围了过来。

  “你这车上拉着的是什么东西?”一个小旗军官好奇的用手上检查煤车的铁叉拨弄着那车上一块块的东西,“怎么这个东西是圆的,上面还有洞……”

  “军爷,这是煤,藕节煤……”随车的一个管事模样的人下了车,给城门口的军士解释着。

  “煤怎么这个样子?”

  “这是我们用煤加工出来的,配上专门的小火炉,比普通的煤更好烧,更好用,还省钱!”

  “是么?”小旗军官说着,直接用手上的铁叉把其中的一块藕节煤给砸开了,然后用手捻了捻里面的煤渣,看了看没有问题之后,才挥了挥手,“过去吧……”

  “多谢,多谢!”管事的一挥手,一串的马车拉着一车车的藕节煤,也就进到了城中,留下一群在城门口的军士啧啧称奇。

  “牛哥,这真是奇了,没想到一块煤也能弄出这么多的花样,我刚刚看那车上的什么藕节煤,还以为是城里的哪个大户订的一批黑色的花砖呢,没想到是烧的东西?”一个守门的军士凑到那个小旗军官面前说道。

  那个小旗军官则刚刚把视线从那一批运送着藕节煤的车队上移开,摸了摸下巴,心里则在盘算着,要是这藕节煤真的便宜,还好烧的话,那今年过冬的时候倒可以试试,不然每年过冬取暖烧煤,家里都要花不少的钱……

  徐恩达他们的马车东拐西拐,直接来到距离南城城门几里外的一条大街上,在一个关着的门铺面前停了下来,徐恩打达随即下了车,掏出钥匙,打开街边的一个铺面的门锁,然后一干人就一起把车里的报纸都搬到了铺子里去。

  这件事刚刚做好,只是一会儿的功夫,就有四五个十一二岁的半大孩子来到了铺子里,一个个好奇的看着铺子里堆着的那一摞摞的报纸,听着徐恩达的训话。

  “之前和你们说的都听懂了吧,这一份报纸六个铜板,你们每人先拿四十份,到南城这边的酒楼茶馆和街上去卖,卖完之后,再把卖报的钱交回来,然后再领后面的报纸,记得,给了钱才能把报纸递给人,不能让人看完了一个铜板都不出再把报纸还回来,知道了么?”

  “知道了!”几个少年点着头。

  “吆喝一句我听听……”

  “卖报喽,卖报喽,大汉帝国时报新鲜出炉,想要了解帝京城发生的大小事情,就赶快来买啊……”

  “不行,不行,声音太小了,要大点儿,你们家里做生意要这么吆喝,哪里会来人,那是招苍蝇呢……”

  几个少年开始的时候还有点不习惯,一个个有些放不开,但慢慢的,也找到了感觉,一个个的声音越来越大,周围几十米内都听得见。

  看到那几个少年差不多了,徐恩达才让他们穿上特制的红色卖报马甲,领了报纸,一个个出了门。

  这些卖报的孩子都是徐恩达和胡海河他们认识的朋友或者是亲戚家里介绍来的,还有保人,听说有钱赚,一天最少二十个铜板,还包一顿午饭,工作又不辛苦,半大的孩子也能干,不少家里有孩子的人就不由心动,把自家的孩子送了过来试试,要说着帝京城大也算大,但是半大的孩子想要找个可以糊口挣钱的差事,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

  就在今天早上,等到帝京城的许多老少爷们一上街,或者到茶馆酒楼之中一坐,就发现这大街之上,甚至酒楼茶馆之中,不知何时,多了几个穿着红色马甲的少年在吆喝,“卖报喽,卖报喽,大汉帝国时报新鲜出炉,想要了解帝京城发生的大小事情,就赶快来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