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白银霸主 > 第七百四十五章 断路
  om,。  在闯过了那道关卡并将周公子挟持之后,严礼强他们在官道上除了短暂休息之外,路不停,绕过鹿泉城,在下午傍晚之前,就已经接近鹿鸣关,即将走出鹿泉郡。

  如果不出什么意外,路上没有什么幺蛾子的的话,严礼强他们在天黑之前就能过了鹿鸣关,离开鹿泉郡进入到高邑郡郡内,只是在他们距离鹿鸣关只有七十里地的时候,意外还是发生了,通往鹿鸣关前面的官道,下子断了。

  隔着两里多的地,严礼强就看到前面的官道堆巨石泥土所阻,那官道的旁边就是座乱石丛生寸草不生的的山峦,那些阻塞官道的石头泥头,看样子就是从旁边的山坡上滑坡滚落下来的,下子把整条官道的道路都给堵住了。

  官道被阻,来往的人员车马自然过不去,在官道上排出了里多长的队伍,那队伍里的有些人甚至已经开始折头返回。

  看到这样的情景,走在队伍前面的严礼强眉头皱了皱眉,抬了下手,整个队伍就在路上停了下来,看到前面有折头返回的的车马上插着镖局的旗号,严礼强直接催动着彩云追月上去了,给那队镖局之走在前面看似镖头模样的人客气的抱拳打了个招呼。

  “这位镖头请了,请问前面出了何事?”

  那个镖头模样的人五十多岁的年级,脸风霜,眼神明亮,头上戴着块暗红色的英雄巾,马鞍上横着把金丝大环刀,全身上下充满了干练的江湖气息,他带的镖队不大,只是有几十个人,押着七两四轮马车的货物,看样子是小镖局接的普通生意。

  看到严礼强高头大马,气势不凡,身后车马如龙,还跟着几百骑兵,那个镖头模样的人也感觉严礼强不是普通人,自然不敢怠慢,立刻抱拳回礼,脸上还露出丝笑容,“这位公子客气了,前面的官道被山上滚落的石土阻断,今晚这条路是走不成了!”

  “哦,这条路经常会有山石从山上滚落下来么?”

  “这种事有是有,不过却极少发生,我走这条官道已经十多年,我记得最近次官道被山上的石头滚落阻断还是在五年前,那时正值雨季,鹿泉郡连下数天暴雨,有片山坡滑了下来,把官道阻断,那次可是足足清理了十多日官道才重新恢复通行,像这几日天气晴好,这山石泥土从山上滚落的情况却不多见!”

  “我看前面好像已经有人在清理,不知需要多少时间可以把路重新打通?”

  “现在正在清理道路的石附近村子里村民,刚刚被地方上的亭长调过来的,我刚才过去看了下,那些石土要重新清理完的话,最少要等到明日早上,今天是绝对不行了,我们走镖的在野外落脚不太安全,所以我想先返回附近的县城,呆晚再走,如果公子不急的话,明日再走也样!”

  “多谢镖头相告!”

  “公子客气了!”

  两人抱拳分开,那个镖头带着队伍折头返回,严礼强则眯着眼睛看着前面阻断的道路,嘴角飘起丝冷笑,自己倒想要看看,这鹿泉郡郡守还能玩出什么花样。

  “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刘犀同骑着犀龙马上来问道。

  严礼强微微沉吟了下,“我们先返回,找个地方扎营,在鹿泉郡再呆晚,明日再离开!”

  “是!”

  队伍开始掉头折返,在往回走了五六里地之后,就像昨夜样,整个队伍就在官道旁边找了个合适的地方,开始解马扎营的忙活起来。

  变成只耳的周公子老实多了,整个人被塞住了嘴巴,用牛皮筋捆了起来,就丢在严礼强营帐的旁边的辆密闭的空马车上,让郭思达与叙舒两个人带着几个军士轮流看守着。

  营地扎好之后,严礼强刚刚等布置好营地的警戒护卫,容贵妃身边那个叫璎珞的宫女就来到了严礼强面前,说容贵妃有事相商,严礼强摸了摸鼻子,也就跟着那个宫女来到了容贵妃下榻的营帐。

  平时为了避嫌,容贵妃下榻的营帐,严礼强都很少来,但今日发生这些事情,容贵妃请严礼强到营帐之商量,却也不会有人觉得什么不妥。

  两个宫女守在容贵妃营帐的外面,掀开帘布让严礼强进去,严礼强进去,那营帐的帘布放下了来,严礼强就感觉自己腰部紧,下子就被容贵妃从身后紧紧的抱住了,容贵妃紧紧的抱着严礼强,把脸贴在了严礼强的背上。

  “今日吓死我了,没想到居然还有人敢设关卡拦截!”

  严礼强吓了跳,这容贵妃的胆子还真是越来越大了,不过他还是镇定的咳了两声,“咳咳,我没事,还请娘娘放心!”

  “你这个人,就是爱冒险,语不发就动手了!”容贵妃从严礼强的背后转了过来,仰起那张艳光四射的脸,吐气如兰的说着。

  严礼强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帐篷外面,给容贵妃示意下帐篷外面还有人,刘长老也在外面,被外面的人听到什么动静就不好了。

  容贵妃噗嗤声,轻轻笑,“放心,我让刘长老贴身保护着闵王,帐篷外面都是我的人,我在宫那么多年,身边要没有两个自己的心腹,怎么活得下去,你知不知道你今日差点吓死我了!”

  “我怎么又吓到你了?”

  “当时几千人围着,刀枪出鞘,你就这么冲了过去,下子被人围住,我这心下子都跳到嗓子眼了,现在还在跳呢!”容贵妃说着,还轻轻的拍了拍自己那高耸浑圆的胸部。

  “我也没想到今日会经历这样的事情,当时那种情况,我若不当机立断的出手拿下那个郡守衙内,后面会更乱,死更多人!”严礼强平静的说着,“至于其他的,娘娘不必当心,我既然出手,自然是有把握的,那些顶级高手,可不是在哪里都能遇到的!”

  “那个郡守衙内今日为何非要和我们过不去,想要检查我们的车队,我们在路上遇到的关卡也不止个,只有这个关卡最是无礼强硬!”容贵妃蹙着眉说到,“他们是不是白莲教的人?”

  “他们不是白莲教的人!”严礼强摇了摇头。

  “那么那个郡守衙内为何又非要和我们过不去呢?”

  “娘娘不知道么?”

  “我知道什么?”

  “那个郡守衙内周公子,正是在我们午休息的时候路过我们停留的地方,无意间看到几位娘娘的姿容,心生邪念,所以才想要在关卡把我们拦住!”

  容贵妃听,下子气得柳眉倒竖,声音下子也威严了起来,“放肆,简直是岂有此理,个小小的郡守公子,居然也敢如此胆大妄为,我们今日有侍卫保护他都敢这样,那平时在这鹿泉郡,岂不是完全无法无天?”

  “正是如此!”

  “那现在情况如何,通往鹿鸣关的官道是不是被他们截断了,那个鹿泉郡的郡守,不会想要拖延时间耍什么阴谋诡计吧?”

  “娘娘只需安心休息即可,按我的估计,明日我们就可以上路了,到时切有我应付,绝不让他们伤到娘娘根汗毛!”严礼强的声音表情都充满了自信,仿佛这就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样。

  容贵妃仰着脸,看着严礼强那潮气蓬勃的面孔,眼神下子又有些迷离起来,脸上也瞬间多了层红晕,“你还叫我娘娘?”

  “呃……小甜甜!”严礼强有点别扭,这么肉麻的称呼,他上辈子都不好意称呼陆嘉颖。

  “嗯!”容贵妃应了声,脸色更红,直接上前步,紧紧的抱住了严礼强,把嘴唇凑到了严礼强的耳边,声音低得只有严礼强能听得见,“你这个没良心的,昨晚在水里抵着本宫死命厮磨,占尽本宫的便宜,把本宫弄得难受死了,晚都没有睡好,你说要怎么补偿……”,说着话,容贵妃的舌头就像条小泥鳅样,直接往严礼强的耳朵里钻,把严礼强的魂儿都钻得飘了起来,同时容贵妃的只手,慢慢就伸了下去……

  严礼强之前直在克制,但这个时候,在容贵妃的如此挑逗之下,严礼强的气息逐渐有些粗重了起来。

  俗话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个正直虎狼之年又长处深宫独守空闺的女人旦放开,连严礼强都下子都有些把持不住了……

  “娘娘,我们……我们是在营地之………不方便……”严礼强嗓子冒烟,沙哑的说了句。

  “嗯……”闭着眼睛的容贵妃只是用鼻子哼了声,她紧紧的抱着严礼强,贴着严礼强的脸滚烫了起来,火热的双唇和舌头已经慢慢从严礼强的耳朵移到了严礼强的脖子上,又亲又舔,同时另外只手的动作也越来越大……

  就在严礼强都感觉自己要彻底把持不住的时候,容贵妃帐篷的的外面,终于响起了个对严礼强来说犹如救命样的声音,“严大人,鹿泉郡郡守府典客在营地外求见……”无广告小说网(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