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 心有千结,少女笑颜如花
  心有千结,少女笑颜如花

  摊牌后,剧情发展脱离阿笙预想轨迹。

  阿笙被韩愈搂在怀里,浑身僵硬,脑子一片空白。

  她有些失神,茫然看着韩愈,长长的睫毛,挺直的鼻梁,冷漠的眼,唯一能够让她感到温暖的,除了他的怀抱和呼吸之外,还有他温温的唇。

  阿笙唇很烫,不知是被他呼吸灼热,还是受了惊吓。

  保留18年的初吻,忽然间就这么没了,她在恼怒之余,看着韩愈的眉眼,忽然意识到禁锢她的男人,究竟有多强势,好像只要他选定目标,随时都能攻城掠地。

  周遭声音全都消失了,只有他们的呼吸声和心跳声,相贴的唇呈现出亲密暧昧的姿势,诉说着车厢里刚刚都发生了什么。

  韩愈满心的不确定,在亲吻阿笙的那一瞬间,化作了一湖春水,石子落湖,激起涟漪无数。

  心脏失了往日跳动节奏,韩愈呼吸凝滞,竟因为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亲吻,像个未经情事的毛头小伙子,内心波澜起伏。

  他用一个吻验证了他的情动,不是错觉,情路行走多年,几时有过这般心境变迁?

  阿笙此时连自己心境都难以描绘,又哪有闲暇时间偷窥韩愈内心世界,第一次经历这种事,就算她再如何从容冷静,也不由慌了起来。

  好在韩愈松了力道,阿笙才能一把推开他,打开车门,当着他的面,逃离而出。

  冷冷的风刮打在阿笙脸上,阿笙脚步不稳,走在鹅卵石路上,险些被绊倒。

  太阳那么暖,暖的心潮泛湿。

  身后脚步声越来越近,阿笙越走越急,待那人扣住她手腕,一声“顾笙”刚刚出口,就被顾笙反射性用力一推,眼前一花,当她听到重物落水声时,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力气会那么大。

  想来,确实是怒了。

  那日,天很蓝,游泳池畔,少女身形纤弱,站在鹅卵石小路上,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指,清澈泛蓝的池水里,韩愈浮出水面,脸色铁青。

  别人索吻顶多是被女方打一巴掌,他倒好,险些送命。

  毫无征兆之下,韩愈被顾笙推到了游泳池里。隆冬季节,若不是池水恒温,又在家里,韩愈怕是要冻死在池水里。

  “这是怎么一回事,好端端的,怎么会掉进游泳池里?”是顾清欢的声音,实在是落水声音太大,她和冯妈原本正在客厅里等韩愈和阿笙回来,听到异响,两人均是吓了一跳。

  阿笙低着头,孤零零的站在那里,没吭声。

  顾清欢已经走到游泳池边,看了阿笙一眼,又看了看浑身湿哒哒上了岸的韩愈,眉微不可闻的皱了起来。

  此情此景,并不寻常。

  韩愈失足落水?或是韩愈喜欢冬游,怕着凉,所以穿着衣服跳水?

  诸如此类的谎话和借口,连小孩子也不会相信。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韩愈落水跟阿笙有关。

  顾笙是什么性格,顾清欢又岂会不知,这孩子知礼懂事,若非动怒,又怎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顾清欢没往深处想,以为韩愈因为她的缘故,故意为难阿笙,两个孩子之间这才发生了冲突,一时间也不忍责怪阿笙,好在韩永信此刻不在家,要不然哪能轻易蒙混过关。

  冯妈目睹此景,经不起吓,捂着胸口,正站在台阶上,就听顾清欢朝她喊道:“冯妈,别愣着了,你快去煮壶姜茶,一会儿端到阿愈房间里。”

  冯妈连忙说了一声“好”,哪还敢耽搁,急匆匆离开了。

  此时,韩愈已经一步步走近阿笙,水珠从发梢滴落,脸色很难看。

  顾清欢担心韩愈找阿笙麻烦,连忙抓住韩愈手臂,“入了冬,池水冷,赶紧回房间洗个热水澡,重新换身衣服,别回头感冒了。”

  韩愈垂眸看了一眼顾清欢的手,目光这次是真的冷了。

  顾清欢察觉到,讪讪的松开手,身体半挡在阿笙身前,笑着说:“阿愈,顾笙年纪小,有时候做事难免鲁莽,若是她做错了什么,我代她向你道歉,你别怪她。”

  韩愈越过顾清欢,把视线投落在阿笙身上。

  她站在那里,没有害怕,也没有惊慌失措,眼眸沉静从容,但毕竟知道自己做错了,在歉疚和怨愤中小小挣扎着。

  这样的人,这样的小举动,纵使是脾气不好的韩愈,表情上也温软了许多。

  “你走那么快干什么?”声音虽冷,但却没有斥责,反而多了几分容忍。

  她在车内推开他,韩愈并不意外,毕竟毫无征兆吓着她了,至于被她推进池水里,虽然面子不好看,但他知道她不是有心的。

  不遇顾笙,竟不知他能待人宽厚至此。

  顾清欢有些意外,原以为韩愈会发怒,不曾想……

  韩愈越是好脾气,阿笙就越是想逃离,看向韩愈,大概觉得冷,背挺得很直,流利的线条里透出强硬之气。

  若不是顾清欢在这里,阿笙很想回一句:“你说我走那么快干什么?”

  突然被吻,或许若干年后,等她修炼成职业白骨精,或许还能淡定如常,但18岁的她,还不能做到无动于衷,眼睁睁看着初吻被夺走,心情又岂是“复杂”两个字就能形容的?

  阿笙不愿在顾清欢面前展现出她的坏情绪,所以垂头,不语。

  阳光下,浑身湿漉漉的年轻男子,见阿笙低头,眉心微不可见的皱了皱,摊开右手,一支手机出现在阿笙面前:“你下车的时候,手机落在车里,刚才进了水,你试试能不能用,不能用的话,我赔你一支新的。”

  顾清欢这次是真的吃惊了,茫然的打量着韩愈,然后再看向阿笙,她认识韩愈那么多年,几时见他这么好说话过?

  冻糊涂了吗?

  阿笙微愣,接过手机,外壳水渍有些凉,她没想到韩愈在后面追她,是想把手机给她,她还以为……

  车里车外,一幕幕萦绕脑海,宛如毛线绕城一团,阿笙心里有点乱。

  ……

  中午,韩永信回来,先是对阿笙嘘寒问暖,叮嘱她以后吃东西要小心,并且交代冯妈,不要做海鲜类食物。

  顾清欢抿嘴笑,不说话。

  不见韩愈出现在餐桌上,韩永信皱眉道:“阿愈出去了?”

  “正在房间里洗澡。”顾清欢说着,看了阿笙一眼。

  “大中午洗什么澡?”韩永信是谁,很快就从顾清欢的神情中发现了端倪,反倒慢条斯理的坐了下来:“他怎么了?”

  “阿愈他……”

  “韩愈……哥哥掉进了游泳池里,我不是有心的。”阿笙打断顾清欢的话,韩愈落水跟她息息相关,没必要藏着掖着。

  还是有私心的,阿笙故意说得含糊不清,只说韩愈掉进了游泳池,至于怎么掉进去的,并不说明,徒留韩永信一人去猜。后半句隐隐后悔内疚,任何一个长辈见了,都会心生不忍。

  韩永信也不例外。

  韩永信并不避讳他对阿笙的欣赏和喜欢,小小年纪,不骄不躁,独立一隅时,眉目沉静从容。看得出来,阿笙是个能够很好克制情绪的人,如果她和韩愈闹别扭,韩愈怕是事先做事说话惹恼了她。

  韩永信声音温和,笑着安抚阿笙:“小事,别放在心上。”

  “孩子间小打小闹原本也不是大事,下次注意就好。”顾清欢紧了紧阿笙的手,站起身,扶韩永信起身:“永信,我陪你上楼看看阿愈。阿笙,你不用等我们,吃完午饭,回房间好好睡一觉,下午让医生来家里再给你好好看看。”

  顾清欢了解韩永信,虽然有时对儿子颇有微词,但毕竟是亲生骨肉,听说落水,难免会有所担心。

  阿笙看着顾清欢和韩永信的背影,哪有心思吃饭,这边刚放下筷子,就听到了门铃声。

  冯妈还在厨房里,阿笙起身离开别墅,下了台阶,走过鹅卵石小道,就看到了韩家雕花黑铁门。

  有一个戴着黑色棒球帽的年轻小伙子正提着保温箱站在外面,向里面频频张望着,看到阿笙,笑了笑,在阳光下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

  小伙子笑道:“是顾笙,顾小姐吗?”

  阿笙微愣,没想到来人是找她的?

  “对,我是。”

  闻言,小伙子从保温箱里取出一只密封好的水晶碗,交给顾笙:“顾小姐,您的粥。”

  水晶碗温温的,碗盖上贴着一张纸条。

  阿笙揭下来,只见上面写道:“忌嘴,莫贪吃。陆。”

  简单字句,带着难得一见的小幽默。

  小伙子离开前,又回头看了一眼阿笙,阳光下,少女静默不语,垂眸看着小纸条,清丽的脸上,仿佛沾染了胭脂似的薄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