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蔺先生,一往情深 > 1013.放过别人,也是放过自己
  在融城医院住了两天,回到c市松云居家中,已经是周日下午。

  情天记得刚上车时看到窗外路过的街道那高大的槐花树,等到自己醒来,眼前已经是草坪与熟悉的景致,她到家了。

  蔺君尚把她抱下车,何琴跟上来,感觉有些不对,五一假期两人出门,回来时情天像是刚病了一场。

  没有人多说什么,蔺君尚已经抱着人回到楼上卧房,随后不久,一名中年女医生跟护士也来到松云居,是赵国利的安排。

  女医生韦贞在赵国利的高端私立综合医院任职妇产科高级医师,也是赵国利的表妹,有表兄交代,对于被安排来松云居给情天检查比一般医生会更重视。

  全程蔺君尚就站在一旁,目光在情天身上,因为担忧,眉间微微蹙起。

  同时,楼下,许途跟余力将松云居一层包括客厅全都仔细搜寻了一遍,连沙发下面都没有放过。

  之后还有满庭芳的房子一层也被搜寻了一遍,两小时之后,两人返回松云居汇报。

  那时候检查过身体的情天已经睡下了,何琴把韦医生送走,护士留在房里,蔺君尚才安心下楼去。

  许途拿回来的透明自封袋里是几颗看起来像是纽扣一样的东西,微型声控窃听器。

  松云居一楼客厅有,满庭芳情天家里一楼沙发下也存在。

  从情天失踪以后,奔赴融城寻人的路上,很多事情与可能性都在蔺君尚脑海中浮现关联,然而当时这不是最重要的事,找回情天是第一。

  现如今一切平安归来,存在的隐患也要一一清除。

  利用出入松云居与满庭芳的机会,方冉装了微型声控窃听器,像是纽扣一样的颗粒贴在不起眼的地方,确实不容易被察觉。

  许途跟余力以及属下戴着手套寻找,必要的时候,可以交给警方比对指纹。

  从松云居出来,已经是晚饭时间,余力勾着许途的肩说一起去喝一杯。

  这一趟外出,奔波几日,能把情天平安找回,可算是能歇口气。

  同时,看到的事情也令人唏嘘。

  当时赶到民宅的时候,一楼两间房都是锁着的,警员分别打开两处,左边是情天被关的所在,家具唯独有一张连席子都没有的床,以及一张书桌。

  那样的环境潮湿,昏暗,五月的天人往里面走,就能感觉到不同于室外能晒到阳光的温度差,有一种说不出的寒。

  情天的境况无疑是令人揪心的,幸好,幸好他们赶到及时,不至于让情况变得更怀。

  那么另一头呢?

  情天被关的隔壁房间打开以后,向阳的窗让这间屋子明显比另一间温暖一些,家具同样简单但可以说俱全,一架木床还撑着蚊帐,蚊帐像是新换过,很新的白。

  床里铺着一席花团锦簇的被褥,比对周遭家居的简单,被褥料子与那种花色像是为了特定的日子而制,比如说,有喜事。

  像是折叠存放已久,刚刚拿出来铺用,被面上还有没有消下去的崭新折痕。

  方冉就躺在床里,虽然看起来走得安静,其实之前必定也承受过最后一段的痛苦,毕竟她服用的不止是安眠药,还有剧毒农药百草枯。

  床头柜上有喝干的玻璃杯,散落安眠药药瓶以及打开过的百草枯水剂瓶子,看到的那一刻,警员就已经心知没有救了。

  是老城区的夜市街,不到七点,尚早,人少,余力跟许途特意找了一家街尾的小炒店,让老板在店外空地开了一张四方小桌,菜还没上,酒先来了。

  余力用筷子利落撬开啤酒瓶,沿着一次性杯子杯壁缓缓倒入浅黄的液体,这样泡沫总是最少。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算了。”

  这句是对许途的安慰。

  在融城时,蔺君尚在医院陪着情天那会,许途曾经有一晚彻夜不归。

  相比来说,许途与方冉的关系自然要比余力近很多,毕竟许途跟方冉在盛辰总部大楼里共事低头不见抬头见时,余力还在鹭城分部,后来,他多跟在情天身边保护,同样与方冉没有过多交集。

  许途却不一样,毕竟几年了,方冉在他眼中除了个性要强,就是一个发奋能干的女子,撇开后来的一切不谈,她其实真是个很努力的人。

  也让他想起出事前那一周,他曾经去她家里看她,还吃过她煮的火锅。

  或许家庭情况不类似,但相同的都是凭着自己的努力与能力爬到今时今日这样的位置,董事长特助,董事长秘书,这已经是多少下层职员羡慕的职位,凭着自己的能力,异乡人在c市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买房,有车,其实生活都在奔着好的去。

  做错的事该承担,但想起过往相识,还是有一声叹。

  如果早一点知道她有抑郁症,会不会不是现在这样的结局?

  所以在融城时,看情天情况稳定,蔺君尚也不会安排什么事的时候,他去料理了方冉的后事。

  把她葬在了那所民宅,她父母的身边,也算是一家三口团聚,这是相识一场,他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

  目睹一场生死,余力也是心有唏嘘,两人握着杯子碰酒,余力拍拍许途的肩。

  许途年长似哥,此刻余力却难得语重心长:“所以人活一世,千万别往死角钻,放过别人也是放过自己。”

  -

  翌日是周一,蔺君尚给农卡打电话,替情天请假。

  刚领着学生外出采风归来的农卡精神奕奕,正夹着画册往教室去,听到蔺君尚亲自打来请假,还开了句玩笑:“五一两人出去还不够,假期结束舍不得回来?”

  松云居家里,蔺君尚靠在单人沙发,身着家居休闲服,是不打算出门。

  一手握手机,一手捏眉心。

  昨日从融城刚回,昨夜他一夜没睡好,抱着身边人辗转到天亮。

  “她人有些不舒服,先请三天假。”

  没有提及之前发生的事,话语简短,农卡听到还是关心学生的,“那让她先好好休息。”

  刚挂了通话,何琴握着无线座机走来,“先生,老太太的来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