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明末好女婿 > 第953章 兵败如山倒(第一更)
  和艾能奇不同,陈默对自己手中的军队有着绝对的自信。别看打着西贼叛军的旗号,部下的都是个顶个的精兵,特别是那五千东番精兵,无论是装备、训练,都在整个大明首屈一指。

  军中的火枪大都是从澳门葡萄牙兵工厂购买,一半以上是燧发火枪,便是雨天也能战斗。再加上大量装备的手雷火箭火炮,简直是武装到牙齿一般。

  至于剩下的两万多士兵,也都是训练有素的江西精锐,成军训练时间全部超过一年。

  所以,哪怕郑芝龙有五万多军队数量远在己方之上,哪怕己方连续行军数日,陈默也丝毫不惧。

  不过为了谨慎起见,他还是先用何谈麻痹郑芝龙,然后采取突袭。

  施福回去禀告去了,陈默立刻传令军中做好准备,部署在城内城外的三万军队都会被派上战场,明日一早向着郑军发起猛攻。

  再说郑芝龙,听了施福带回的谈判结果,心中很是不高兴。

  “答应给银子也就是了,不够再加,你为何还要答应给他们一万担粮食。”郑芝龙不悦的道。

  实在是福建并非产粮区,艾能奇部西军祸乱福建一年多,很多地方百姓没法种地,粮食大量减产,官府的田税征收不上,便是军粮也得向外敌购买。一万担粮食看似不多,却不太容易弄到。

  “将主,不是我要答应,是不答应不行啊,那艾能奇咬死要一万担粮食不松口。”施福委屈的道。

  “大哥,恐怕是叛军军中粮食不多了,”郑芝豹却道,“大哥您想啊,叛军一路杀来,几天的时间便从闽清来到了南安,哪里有时间搞粮食啊,所以才借机打起了粮食的主意。”

  郑芝龙皱眉道:“那你说给是不给?”

  郑芝豹摇摇头:“不能给,粮食不是银子,需要从泉州调运,若是给了艾能奇绝对瞒不住泉州知府林崇山,要是让朝廷知道咱们郑家和叛军做这种交易,不会轻饶了咱们。银子却不一样,银子没那么显眼,再说咱们郑家也不缺银子。”

  郑芝龙道:“不给粮食艾能奇不放人怎么办?”

  郑芝豹道:“继续和他们谈判啊,十万两银子不行就二十万三十万,我就不信那艾能奇不动心!”

  郑芝龙点点头:“也只能如此了!”

  在郑家兄弟眼里,钱能通神,这些年来,靠着银子开道,郑家在福建的势力根深蒂固,做过无数违法的勾当,可什么事情都是一帆风顺。然而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叛军”想要的并非一点银子,而是要彻底端了他们郑家老巢。

  虽然郑芝龙也下令手下军队严防明军来袭,可第二天天一亮,当看到叛军大举来袭之时,还是震惊无比。

  “狗日的艾能奇,说是谈判,竟然发起了突袭!”郑芝龙愤怒的骂着。

  “大哥,咱们怎么办?”郑芝豹叫道。

  郑芝龙怒道:“还能怎么办?给老子打回去!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真当老子怕他们不成!”

  在郑芝龙的命令下,郑家军同样倾巢而出,向着叛军迎了上去。郑芝豹、郑联、施福等将各自带领军队,对明军展开了冲锋。

  在郑芝龙的心里,自己的军队是叛军的两倍,即便不能迅速击败叛军,抵挡住叛军攻击还是没有问题。只要能给叛军一点厉害看看,艾能奇自然会知道自己不是好惹的,便会带领军队离开泉州去其他地方。

  然而,战斗的进行完全出乎了郑芝龙的意外。

  三万叛军分为左中右三路逼来,左右的两路也就罢了,虽然精锐但自己的手下也能抵挡住。而中路的叛军却厉害无比,火力竟然无比的凶猛。

  郑芝龙站在一处高岗上指挥,就看见中间交战的战场为硝烟弥漫,看不清具体的情形,就听见火铳声噼里啪啦响彻不停,己方的队列不住的后退。

  仅从传到耳中的铳声郑芝龙便知道大事不好,因为传到耳中的铳声太过密集,简直是连绵不绝。郑芝龙知道自己手下的军队虽然也有火铳,却打不出这样的阵势,自己的军队更多的还是靠着刀枪冷兵器作战。

  果然,没多大功夫,就见到一骑从阵地飞速奔来。

  “总兵,顶不住了,三将军让我来报信,请您快派援兵啊!”郑芝豹派来的人着急忙慌的对郑芝龙乞求道。

  “才多大一会儿,就要援兵!”郑芝龙怒道。

  “明军的火力太猛,火铳太多,兄弟们根本冲不到阵前便被射倒。三将军数次阻止盾牌兵掩护冲击叛军阵列,却被叛军的鸳鸯阵抵住,攻不过去。弟兄们伤亡惨重,撑不住了啊!”

  交战也就两炷香时间,竟然打成了这样,郑芝龙实在不肯相信自己听到的。然而也不由得他不信,因为就在此时,一连串闷雷一般的爆炸声传了过来,然后便看到中路的郑芝豹部潮水一般败了下来。

  就这么败了!中路可是有着两万军队啊,竟然连半个时辰都没能坚持住!郑芝龙嘴唇哆嗦着,想要骂却骂不出口。

  看着如同潮水一般败下来的手下士兵,后阵的郑家军人人脸色大变,阵势不可避免的动摇起来。

  “将主,快走吧,晚了就来不及了!”郑芝龙身边的亲卫们纷纷劝着,所谓兵败如山倒,虽然后阵还有一万的预备队,可是当一万多己方败兵如同潮水般冲来时,便是预备队也起不了什么作用,若是被败兵席卷便是连阵势也列不住。

  而中军败了,也给左右两翼带去了恐慌,左右两翼阵势也陷入了慌乱,溃败也是早晚的事。

  “撤吧!”郑芝龙长叹一声,接受了失败的结局。现在撤退,还能保住手里这一万完整的编制,再晚一些,恐怕连他自己都无法保证能或者逃出。

  郑芝龙一退,主将大旗一退,左右两翼的施福郑联两军再也坚持不住,在明军的猛攻下,阵势一下子土崩瓦解,郑家军士兵哭着喊着加入逃跑的狂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