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四神集团③·老公,滚远点【】 > 207-209 该是他的,终究还是他的
  207-209 该是他的,终究还是他的

  在他心里,宁婉便是独属于他的那片阳光。

  “娃娃?”见宁婉好像没听见他的叫声似的,迟迟不肯回头,萧云卿又叫了一声。

  宁婉掏耳朵的动作猛然僵住,嘴巴开开合合,竟是不会反应了。

  萧云卿好笑的关上门,不知道宁婉这是怎么了。

  可是当他把门关上,一转身,突然一个小小的身影扑过来。

  萧云卿忙张开双手,把主动扑进来的小小身子给接住,将她抱进怀里。

  像抱孩子似的抱着宁婉,让她双脚离了地,整个人都窝在他的怀里。

  这主动的投怀送抱,着实让他大大的惊喜了一下。

  “真的是你,我以为我又听错了呢!”宁婉高兴地,一张小脸红扑扑的,一双眼毫不掩饰的闪烁着兴奋的光。

  宁婉还没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动作有什么不妥,在扑到他怀里的时候,她的双腿顺势盘上,紧紧地缠绕住他的腰身。

  屁.股被他托着,双臂圈住他的脖子,发自内心的高兴,让她的小脸儿都闪耀着动人的光。

  萧云卿没有提醒她,她现在的动作有多么的大胆暧.昧,动一动就能惹出他的一身火。

  “什么叫又听错了?之前也听错过吗?”萧云卿心细的捕捉到了她的话语。

  宁婉羞赧,却是用力的摇头,绝对不承认自己傻乎乎的听错了好几次,在家等他等的坐立难安。

  “怎么这么久,事情很麻烦吗?”她担忧的问。

  不知道是不是凌墨远又来找麻烦了?

  “还好,过程有点麻烦,不过现在已经解决了。”萧云卿笑道,“抱歉,让你等那么久。”

  宁婉摇摇头:“回来就好,吃饭了吗?”

  萧云卿目光深了一下,托着她臀的双掌突然用力按了一下,压着她身.下的敏.感,紧紧地贴向自己的下.腹,猛然撞了一下她的柔.嫩。

  “没有,等着回来吃呢!”他低哑着声音说。

  看着萧云卿的脸,那双眸子都要冒出火来了,火热的双唇中吐出暧.昧的话也是一语双关的,也不知道是回来吃菜,还是吃她。

  轻轻地推着他的双肩:“放……放我下来!”

  可萧云卿却将她抱得更紧,宁婉有些急了:“你还没吃饭呢!”

  “好吧!”萧云卿哑声道,才将她放下来。

  手却没离开她娇.软的身子,长臂揽着她的腰,把她圈在怀里。

  宁婉被他刚才一逗.弄,也没什么力气,浑身虚软的瘫靠在他怀里,任他带着来到餐桌旁。

  “这些菜都凉了,我去热一下,一会儿就好。”宁婉说道。

  宁婉慌乱的离开他的怀抱,少了那份温暖,竟有些怅然若失。

  她低着头,刚才被他烫的心里发慌,只想找些事做来分散一下注意力。

  急匆匆的把菜都端进厨房,排着队的等待微波炉的加热。

  宁婉来来回回的忙碌的颇为热闹,慢慢的也恢复了自然。

  将早已做好的生日蛋糕拿了出来,笑道:“还好蛋糕凉了不会变味儿。”

  蛋糕是宁婉自己做的,普通的鲜奶蛋糕,花边修饰的也没有蛋糕店里那么精致,可在萧云卿眼里,却是最漂亮的。

  宁婉虽然下厨的能力不怎么样,可是做西点却十分有天分,蛋糕饼干之类的,味道确实不错。

  以前萧云卿的每个生日,蛋糕都必须是宁婉亲手准备的。

  她的蛋糕作为萧云卿的生日必备,已经不在礼物之列,而是必须要有。

  除蛋糕之外,宁婉还要额外再想一个送给萧云卿的礼物。

  而这一次,额外的礼物便是她亲手准备的一桌饭菜。

  蛋糕上面铺满了当季的水果,切成柳丁状的猕猴桃,剥了皮的葡萄。

  因为宁婉曾说过,自家做的不用像店里那么讲究美观,葡萄还是剥了皮放在上面吃起来方便。

  于是原本应该有鲜艳的紫红色的葡萄装饰,变成了绿油油的一圈。

  在最边儿上,还铺了一圈宁婉最爱的黄桃罐头。

  蛋糕顶上铺着满满的水果,都看不到奶油了。

  这也是独具宁婉特色的一项,从她学会做蛋糕起,水果蛋糕就是这样的材料丰富。

  萧云卿笑看着面前的蛋糕,没想到她做蛋糕的习惯一直没变。

  宁婉决定自己学习做蛋糕的原因,便是在蛋糕店里买了水果蛋糕,却发现实物远没有图片上的那么货真价实,寥寥的几片水果,根本解不了奶油的甜腻。

  为此,宁婉几乎尝遍了T市的蛋糕店,却始终没有一家能够达到她的要求。

  基于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道理,宁婉决定亲自去学做蛋糕。

  记得当时她下这个决定时,对萧云卿眼睛发亮的说:“我一定要做非常非常好吃,水果非常非常多的蛋糕!”

  而萧云卿就淡笑着,眼里却是闪着算计,说:“你去学做蛋糕,我负责接送,但是你学会了以后,就得负责我的生日蛋糕,每个生日。”

  “好!”宁婉当时非常痛快的答应。

  可是后来,她食言了。

  有好多年了,他的生日都没有再吃过宁婉为他准备的蛋糕。

  少了她做的蛋糕,萧云卿便不再过生日。

  因为他觉得,没了宁婉的生日便不叫生日了。

  他在乎的从来不是她的蛋糕,而是她的心意。

  她的心意没了,那他过生日还有什么意思?

  如今,在看到眼前熟悉的蛋糕,好像他昨天才看到过它的样子。

  但是这样坐着,看着宁婉为他忙碌,却又恍如隔世一般。

  面前的蛋糕上散发着奶油的香甜,和水果的甜香,混合在一起,竟有一种甜腻中却又很清新的香味儿。

  闻着熟悉的味道,这么多年来,似乎从未变过。

  萧云卿不由自主的笑起来,嘴角勾的特别温和,特别温暖,眼眸里的光也暖的像蜡烛上的晕。

  这么多年了,该是他的,终究还是他的。

  他的娃娃,他的蛋糕,终究,还是回来了。

  宁婉将一根蜡烛象征性的插.在蛋糕上,点上了火,又跑去关灯。

  萧云卿静静地看着她为了他忙前忙后,还颇有点小主妇的架势,唇角扬着便一直落不下来了。

  她小跑带动的微风中,还带着她身上散发的甜香气,与蛋糕的香味混合在一起,让他恍恍惚惚的,分不出彼此。

  屋内的灯关掉,就只有蛋糕上那一根纤细的一碰就断的蜡烛,蜡烛上燃烧着细细的烛火,散发着朦胧的光。

  这光晕将屋子也照的朦胧,仿若脱离了现实。

  宁婉关掉灯,噙着柔柔的笑意往回走。

  萧云卿便就着晕黄的烛光,双眼一眨不眨的,直勾勾的看着宁婉。

  晕黄的灯光仿佛在宁婉的身周蒙上了一层昏黄的薄纱,让她看起来就像是被框进了油画里,多了层朦胧的色彩。

  漆黑的瞳孔也被烛光照的,愈发的绽亮。

  萧云卿直勾勾的盯着她,都看的恍惚了。

  朦胧的光晕中,她就像是朝他走来的精灵,轻快地动作显得那么灵动。

  萧云卿看的痴了的时候,宁婉人已经坐回到了他的身旁,见他看着她发呆的样子,宁婉脸颊酡红的推了推他的胳膊。

  “云卿!云卿!”宁婉低声叫道。

  屋子里很静,只有厨房中微波炉运转的声音隐隐的传出来。

  宁婉细细软软的嗓音响起,声音虽低,可在这安静的房间中,也显得格外的明显。

  恍惚间,感觉到有人在碰自己的手臂,萧云卿呆呆的。

  渐渐地,宁婉的声音逐渐传进耳中,萧云卿眨眨眼,收回神智,才看到宁婉早已酡红的小脸。

  “云卿,吹蜡烛了!”宁婉看着他对着自己发呆,微羞的嗔道。

  萧云卿闻言,笑着执起她的双手,十指交叉着,将双手合拢,正好将她的小手包裹在了掌心中。

  闭上眼,过了一会儿,才又把眼睁开,将蜡烛吹熄。

  宁婉要起身去开灯,萧云卿拦住她说:“这么黑,你别动了,万一磕着就不好了,我去开!”

  便听到开关的“啪嗒”一声,屋子内重新放亮,两个人好像又回到了现实中似的。

  宁婉将拉住拔下来,对萧云卿取笑道:“哪有许愿还抱着别人的手许的啊!”

  萧云卿笑眯眯的看着她:“我的愿望就是你,当然要抓着你的手来许愿。”

  宁婉嘴巴微微动着,被他这话给羞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半天才憋出来一句:“我……切蛋糕!”

  可是在他目光的注视下,切蛋糕的手都在抖。

  萧云卿不再逗她,接过刀子,亲自动手切了两块蛋糕。

  先将一块给宁婉,才把另一块放进自己的盘子中。

  有些迫不及待的叉起一块蛋糕放进口中,香甜的奶油和水果带着熟悉的味道。

  不知怎的,他就是能分辨得出,宁婉做的蛋糕和蛋糕店里的不同。

  他不太爱吃甜腻的食物,可是吃宁婉做的蛋糕,却是津津有味儿的,三口两口的,便吃完了一块。

  “我去把菜端出来!”宁婉听到菜热好的提示声,便说道。

  萧云卿在外面等着,也不知道这小丫头在里面忙活什么,过了许久,才见她端着菜出来。

  看着满桌的菜,宁婉皱皱鼻子:“菜凉了再热一遍,味道比刚做出来的差了好多。”

  炸的紫薯卷也不脆了,泡椒排骨也没有刚出锅时那么漂亮,海带变得软烂,上面飘着一层淡青色的油汤。

  海藻拌北极贝,北极贝被调料腌的都不怎么新鲜了。

  甚至,这满满一大桌子菜,通过刚才的加热,还有些串味。

  宁婉的表情有些沮丧,这些菜她准备了好久,做的特别认真,守着汤锅,不停地尝着汤味的浓淡,只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做出最好吃的味道。

  可是忙活了这么久,准备了那么长时间,原本满心期待着能让萧云卿好好尝尝她的手艺,到现在却全都落空了。

  原本一直期待着兴奋着的心情,到现在也不免沮丧。

  却不料,眼前突然伸出一根汤匙,萧云卿舀了一勺汤便塞进口中,“咕咚”一声咽下。

  “好喝!很鲜!”萧云卿笑道。

  眉眼弯弯的,好像吃到了什么天大的美味,一连又喝了好几口。

  然后放下勺子,又每样菜都夹了一块尝遍。

  “娃娃,有米饭吗?到现在还没吃饭,饿死了!”萧云卿说道,又塞了满满一大口的菜。

  “啊,有!你慢点吃,我去给你盛饭!”宁婉赶紧说,立即起身跑去盛饭。

  宁婉很快就端着米饭出来,萧云卿看着像是真饿坏了,大口大口的吃菜扒饭,没多久,盘里的菜就少了一大半。

  宁婉看着萧云卿吃的这么香,原本已经饿过劲儿了,也来了胃口,便也拿起筷子尝了尝。

  吃进嘴里,尝到味道,她不禁皱起了眉。

  菜说不上难吃,已经热过了,按照现在的味道,如果是刚刚出锅的应该会更好一些,但也绝对达不到好吃的程度。

  反正跟萧云卿的手艺是没法比。

  泡椒排骨她担心不够入味,还另外放了点盐,没想到咸了。

  海带汤有些腥,而且搁的久了还很油腻,海带软烂的也毫无口感可言。

  紫薯卷不脆了,软塌塌的没什么口感,而且有点甜腻。

  北极贝被酱油和芥末腌的太久,又咸又呛辣。

  “云卿,要是不好吃就不要吃了,吃点蛋糕吧!”宁婉看他仍是大口大口的吃着,吃一口米饭舀一勺汤,就连泡烂的海带也吃的津津有味,心里有些难受。

  今天是这个男人的生日,本来想煮一桌好吃的给他,结果现在,饭菜都变了味儿,根本就不好吃。

  “谁说不好吃的?我吃着挺好吃的!”萧云卿嘴巴塞得满满的,说话都有些不清楚了。

  使劲嚼了嚼,“咕咚”一声咽下去,才空出嘴巴。

  “虽然没到难以下咽,可也没有你说的那么好吃,跟你做的可差远了!”宁婉说道。

  萧云卿笑笑:“不在乎味道,却在乎心意。现在这种生活,是我一直期望了很久的!”

  “晚上就算忙的再晚,一进门都有你等着我,有你早已准备好了热菜热饭给我。”萧云卿笑道,“以前我一个人,‘王朝’的菜是好吃,可是跟家里的感觉却不同。”

  “所以娃娃,谢谢你今天为我做的,这真是最好的生日礼物!”萧云卿说道。

  看着男人吃的心满意足的模样,宁婉也不禁笑了起来:“那干脆,以后我天天给你做好了!你可不准嫌弃不好吃!”

  “偶尔做就行,我娶你是回来享福的。”萧云卿说道。

  “瞧你怕的,担心每天都吃到这种菜啊?”宁婉笑他,“我去给你放洗澡水,今晚啊,我就当个称职的妻子。”

  萧云卿一听,眼睛立刻亮了起来,抓住她的手,在她的掌心捏了几下:“那在床.上也称职吗?”

  宁婉脸蛋倏地鼓起,双眼瞪得滴流圆,小脸红扑扑的瞪着他。

  半晌,才细声细气的憋出一句话:“今晚就称一次。”

  说完,也不等萧云卿的反应,挣开手就跑了。

  萧云卿也是被她这句话给说的愣了,原本只是想逗逗她的。

  知道这丫头脸皮薄,她脸皮越是薄,他就越是忍不住的想逗她。

  却没想到,竟是给引出了这么一句话。

  一时间,萧云卿都傻了眼,捏着宁婉掌心的手也僵了,一点力气都没使,就让宁婉一溜烟儿的跑了。

  萧云卿现在哪还吃得下饭,三口两口的把碗里的米饭扒完了,就跑回了房。

  宁婉刚刚好把洗澡水放好,温度适中。

  盯着浴室门映出的影子,看到萧云卿的影子进了浴缸,随着“哗啦”的水声,他整个人泡了进去。

  宁婉捂着发烫的双颊,也没急着走。

  刚才替他放洗澡水的时候,想起白天里,许佑告诉她的事情。

  那间公寓是萧云卿的,所以他可以自由出入。

  她不由得便想起那天晚上自己做的那个萌,真的只是梦吗?

  “梦”里,她梦见萧云卿向她保证第二天就来接她回家,结果第二天,他果真就来了。

  这梦有那么巧合吗?

  宁婉红着脸,如果那天晚上萧云卿真的来了,那么她跟他说的那些话可真是……都没脸见人了啊!

  她到现在,都还清楚地记得自己是怎么求他的,还跟他说想他,哭着说想他,怨他不来接自己。

  还……主动说喜欢他!

  宁婉羞恼的捂着双颊,不停地甩头。

  萧云卿享受的坐在浴缸里,歪头就能隔着浴室的磨砂玻璃门,看到宁婉在外面的影子。

  她就一直在外面站着,一动不动的,然后又突然摇起了头。

  萧云卿不禁笑了起来,不知道这丫头又在想些什么有的没的。

  泡着小妻子给放的热水,萧云卿心里别提多自在享受了。

  现在没法把只有一门之隔的宁婉给抓进来,却又兴起了逗弄的心思。

  “娃娃,你一直在门外站着,是不是后悔了,又想进来跟我一起洗,却又不好意思的?”萧云卿笑眯眯的问。

  那声音痞痞的,就像个游戏花丛的浪子,音调还颇有点闻人的混劲儿。

  宁婉原本还在懊恼,脸烫的厉害,听到萧云卿这话,脑门都要冒烟儿了。

  “你……你说什么呢!”宁婉羞愤的跺脚,可是却没急着走。

  踌躇了半天,才说:“那个……云卿,许佑说我前段时间住的公寓,是你的。”

  “嗯,怎么了?”萧云卿轻快地问。

  “那个……就是你接我回来的前一天,你……有没有……去找我?”宁婉小心的注意着措辞。

  萧云卿眉毛一挑,心里咯噔一下,这丫头不会是察觉到了什么吧!

  他知道宁婉从来就不笨,可不那么好骗,否则这一次也不会想出这么一个方法,让人都以为她真的偷了他的账目。

  所幸两人之间还隔着门,宁婉看不到萧云卿的表情变化。

  “没有啊,怎么了?怎么突然这么问?”萧云卿一副奇怪的语气。

  “没……没什么……”宁婉赶紧摇头,“那么……那天晚上,你在哪啊?”

  “就在家啊!”萧云卿语气特别的无辜,而后,又一本正经的问:“娃娃,怎么突然这么问?”

  “没事!”宁婉摇头道,难不成还跟他说那晚的事情?

  要是真的,也就罢了。

  可万一真的只是她想他想得厉害,做的一个梦,说出来得多丢人?!

  她总不能告诉他,我没事,就是想你想得厉害,做了一个非常厉害的春.梦吧?

  “你慢慢泡,我去别的房间洗澡!”宁婉跺脚,得不到答案,便慌忙的逃开了。

  宁婉走后,萧云卿才暗暗地怪许佑这小子,也不知道藏一半说一半,把什么都说出来了,让宁婉怀疑到他头上可怎么办?

  不过马上,他就又眯起了眼,舒舒服服的泡澡。

  宁婉现在可没有心情像萧云卿一样悠闲,匆匆的冲了澡,便穿着浴袍出来。

  她心跳的砰砰快,之前都是萧云卿采取主动,她迷迷糊糊的就被吃了。

  可是她想着,今天是萧云卿生日,就想给他一个惊喜。

  晚餐是失败了,没有达到她预期的效果,不管怎么说,她都想补偿给那个男人,不想一年一次的生日,还给他留下遗憾。

  所以今晚就算是她脸皮薄,也想采取主动,给那个男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如果由她采取主动,那个男人应该真的会非常惊喜吧!

  宁婉不住的深呼吸,从来没主动过,第一次让她紧张的心脏都要从心口跳出来了似的。

  她不知不觉的,就转悠到了吧台。

  说是吧台,其实可以算是一个酒屋了。

  萧云卿专门准备了一个房间,像一个小型酒吧一样,把各种酒分门别类的放着。

  有时候相逸臣和靳言诺不想去酒吧,就会来这儿找萧云卿,三人在这间屋子坐着喝酒,自家的地儿,安静没有人打扰。

  一进屋,对着黑漆漆的屋子,宁婉摸索到门边的开关,“啪嗒”一声打开。

  房间却没有因此放亮,而是像酒吧一样,闪着昏暗的灯光。

  就着昏暗的灯光,宁婉看到了旁边一排的开关。

  上面写着吧台灯,落地灯等等。

  宁婉觉得屋里不够亮,她讨厌昏暗的感觉,便将所有的开关都打开。

  可是全部开开之后,屋内也没有变得多亮堂。

  沙发旁边的落地灯散发着幽蓝的光,天花板的吊灯则绽放着淡淡的银白。

  所有的灯都是些不规则的几何图样,是宁婉从来没见过的,也不知道萧云卿从哪弄来的。

  撇去灯光太过昏暗不说,这些灯的样式还是挺有意思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原因,她先前一直急促的心情,慢慢变得平稳了下来。

  宁婉边打量着四周的布置,边走到了吧台。

  对于酒这种东西,她是没有什么研究的,而且也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到底怎么样。

  平时参加一些宴会,大部分都是在聊天,女客们担心影响形象,毁了妆容,甚至是连食物都不吃的。

  而在这种环境下,宁婉也没办法,吃的也不多。

  很多时候,顶多手里拿一杯香槟,让自己看着尽可能的优雅一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