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邪王欺正妃 > 第260章 离家出走的月儿
  第260章 离家出走的月儿

  甫风抿唇冷眼看了飞燕一眼:“我不需要。”甫风转身走了出去,紫竹耸了耸肩,拍了拍飞燕的肩膀:“活该了吧啊,看看你自己,说什么话的时候也不知道要动动脑子,伤了恶心女你觉得无所谓,现在连你最喜欢的大师兄都给伤着了,大师兄的脾气你比谁都清楚,他轻易不会生一个人的气,一旦他生了谁的气,便不会轻易原谅的。”

  “哎呀三师兄,求你了,你能不能不要再说我了,我都要后悔死了,你不知道,我现在都快要后悔死了。”飞燕跺跺脚,很是郁闷,第一次发现,原来师兄多了,也不全都是好处。

  云疆听到满月儿离开王府,也是很吃惊,可知道她是去了王府别院,又安心了不少,眼下寒进了宫,当务之急,不是他们如何去把恶心女给接回来,而是该让寒出面。“若赫,你去宫门口等着寒,让寒下了早朝直接去别院处理这事儿吧。”

  若赫点头:“我这就去,正好,我也跟着寒哥哥一起去。”

  云疆回头又看向飞燕:“你这丫头也别愣着了,昨天寒要你做什么?你赶紧去做吧。”

  “可大师兄那边他还没有原谅我呢。”飞燕嘟嘴。

  “紫竹刚才的话你没听到吗,甫风轻易不生气,一旦生气,就没那么容易消气,你还是乖乖的先去办事儿吧,等你回来了,相信甫风的气也该消了大半了,到那时候你再道歉,效果肯定比现在要好的多。”知道飞燕的性子,云疆哄骗着说道。

  飞燕想了想,觉得还是有些不妥,还没有拿定注意的时候,就听紫竹道:“这倒是个不错的方法。”

  飞燕看向云疆,这才疑惑:“真的吧,我过几天再回来道歉的话,大师兄肯定能消气不少吧。”

  “信不信随你,若是你现在还是要坚持去找你大师兄,你可以去试试,他现在真是看都不想看你呢。

  飞燕嘟嘟嘴:“那好吧,我先去办事儿,回来之后,若是大师兄还是不理我的话,二师兄,你们要帮我说说话哦。”

  “行。”云疆点头。

  飞燕心情很是不爽的转身离开了闻听轩,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收拾包袱准备滚蛋。

  紫竹见飞燕走了,甩了甩手:“大麻烦走了,我也去别院看看那个笨女人去,云疆千让,你们要跟我一起去吗?”

  云疆摇了摇头:“这事儿,还是让寒去吧,我们几个不要跟着去掺和了。今天,我们几个去做点别的事情吧。”

  “别的什么事情?”紫竹疑惑。

  “你们还记得之前弯弯说过的想要看圣祖皇后日记的事情吗?”云疆说着,将目光落到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千让身上。

  “记得,怎么,你想去找那个?”千让挑眉。

  “那个东西都被压在皇宫的藏经库中,哪有那么容易找啊。”紫竹挑眉:“你不会是打算让我们直接去皇宫找吧?”

  “不是,圣祖皇后时期的手札,现在不见得就会在皇宫中,经过多方打听,我的人打探到一个很有用的信息。据说,因为皇宫中的藏经库大小有限,明皇时期之前的所有宫中文卷,全都被转移到了皇宫外的御宝府。我们可以先到那里去查一下,说不定,可以找到圣祖皇后的手札也不一定。”云疆说着,温柔的笑了笑:“这是弯弯的心愿,既然她要,我们就极尽所能的帮她找一下吧。”

  千让了然的点头站起身:“好吧,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跟你一起去好了。”

  “你呢?”云疆侧头看向紫竹:“跟我们一起去,还是去别院?这时候,弯弯不见得想要见到我们。”

  紫竹随意的耸了耸肩:“你都这么说了,我就跟你们一起去呗,省的去了别院,还要听那个恶心女不停的吐槽数落我。”

  三人商定后,直接出发。宫门口,若赫冻的直跺脚,到了下朝的时间,一干大臣们纷纷从皇宫里走了出来,若赫快走几步走到宫门旁边,翘首盼着冥奕寒快些出来,待一众人都走光了,还没有见到冥奕寒的身影,若赫傻眼了。

  这个寒哥哥平素里回家都很着急,今天怎么倒是出来的这么晚。

  他嘟嘴郁闷的回身,刚想着回马车里坐会儿等着,就听宫门内冥奕寒喊他的名字。“若赫。”

  若赫回头,脸上的沮丧被欣喜取代:“呀,寒哥哥,你怎么才出来,全世界就你一个臣子吗?为何别人都出来了,你却这么忙。”

  冥奕寒扬唇笑了笑,点了点若赫的脑袋:“怎么,没事儿干跑来数落我来啦,说吧,这么急着找我是要干嘛?”

  “寒哥哥呀,你还笑的出来呢,你昨夜是不是没有去跟王妃姐姐道歉?”若赫急道。

  冥奕寒一拧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是没有,怎么…”

  “哎呀,我就说吗,王妃姐姐好好的干嘛要拿着行李离家出走,原来都是因为你没有主动去求和啊。”

  “什么?月儿离家出走了?”冥奕寒一把掐住若赫的手腕,因为紧张,手上的力道也大了些。

  “寒哥哥,你现在这么激动做什么啊,人都已经走了你再后悔有什么用啊。”若赫一动,将自己的手从冥奕寒的手中给抽了出来。

  冥奕寒一转身,快速往自己的马车车位跑去,若赫跟上,只听冥奕寒急道:“月儿离家出走,你不快去找她,跑到我这里来做什么啊?快去找人啊。”

  “找什么找啊,人都已经走的无影无踪了,还找什么,她若是不想让你找到,那你不管怎么努力都找不到。”若赫见冥奕寒这样着急,心头一动,想起要逗逗他。

  “放屁,找不到就什么都不做了吗?他们呢,他们都在做什么?”冥奕寒大吼一声,回头瞪了若赫一眼。

  若赫眨眨眼,见寒哥哥真的生气了,赶忙道:“寒哥哥,你别动怒啊,我吓唬你的,其实王妃姐姐是拿着行李去了别院。云疆哥哥怕你担心,所以让我来直接找你,告诉你一声。”

  冥奕寒郁闷的白了若赫一眼:“这种事儿能够拿来开玩笑吗?行了我知道,直接去别院吧。”

  若赫吐吐舌,也跳上马车:“好啦寒哥哥,算我不对,以后不拿这种事儿跟你开玩笑了还不成吗?”

  一路上,冥奕寒眉心始终紧锁着,也不知道他这样去,月儿会不会原谅他。

  甫风从王府出来后,直接来到了别院,别院里,满月儿吃过早饭,刚在巧云和如花的伺候下,住进了自己的新房间。

  凌蕊感觉到了不对劲,本还想从巧云口中套出些什么消息,谁知道她还没来得及与巧云单独相处,外面就有家仆来禀告,说是甫风求见王妃。

  巧云福身进去请满月儿,满月儿听说甫风来了,感到很吃惊,原本还以为,甫风今天会离开呢。

  “让他进来吧。”

  甫风进了满月儿的房间,四下打量了一下,随即看向一脸稳沉的满月儿,凝眉道:“来到这里住着,你就舒心了?”

  满月儿对巧云使个眼色:“你们都出去吧,我要跟甫风聊会儿天。”

  巧云疑惑的拧了拧眉,乖乖的走了出去。

  满月儿看向甫风:“你怎么来了?不是说要走吗?”

  甫风往满月儿对面一站:“我不走了,所以,你也跟我回王府吧。”

  “不走了?为什么?”满月儿也因为甫风的话吃了一惊,昨天还说的那么坚决,今天就改变主意,他是如何想通的?

  “不走了就是不走了,还能有为什么,怎么,难不成你想让我走啊。”甫风不悦。

  “谁那样说了,我是看你昨天离开的念头那样坚决,以为不管谁劝你你都不会留下呢,没想到这才过了一夜,你倒是改变决定了。”满月儿抿唇笑了笑。

  “只是忽然想通了罢了,倒是你,好好的,我没离开,你倒是先逃走了。”甫风叹口气:“你昨天不还劝我说,逃避不是解决的最好办法吗,今日为何做起了缩头乌龟?”

  “逃避?”满月儿重复了一声,摇头笑了下:“你觉得我是在逃避吗?”

  “难道不是吗?”甫风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当然不是,我只是做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而已。”满月儿低头轻轻叹了口气:“你经过一晚上改变了决定,而我,也是经过一晚上做了个决定,我要离开王府,还给寒和你们师兄弟一个像以前一样快乐的和谐氛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甫风拧眉:“玩儿完,你是不是以为因为你在王府生活,所以我们几个都很不快乐?”

  满月儿挑眉,眼神中满是凝重:“我倒没有这样认为,我只是讨厌我自己,若我不在的话,你们师兄弟之间不会有任何的嫌隙,也不会因为喜欢上同一个女人而暗地里对彼此有意见。你们师兄弟就该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不该像昨天那样,因为我而感到尴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