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重生毒妃狠绝色 > 第1995章 皇子中毒,立后风波
  第1995章 皇子中毒,立后风波

  立后?

  事关燕宜雅,楚怜倒是提起了兴致,“可是陛下之前说,无子不可为后。”

  初春宫选之时,燕宜雅主持选秀事宜,端庄雍容,处事公道,对楚怜也十分照顾。

  尤其是程轻舟私下告知楚怜,能找到颜姑,多亏燕宜雅帮忙,要不是燕宜雅,他找不到人。

  楚怜一直想回报这份人情。

  故而宫选之时,便对燕少御说要免去贵妃之位,让给燕宜雅。

  但是被燕少御拒绝了。

  妃嫔没有无故被降级的,楚怜又无错。

  楚怜便想着后位空悬,建议燕少御立后。反正……白凤凰和他也不可能了。

  但依旧被燕少御拒绝了。

  因为除非明媒正娶的皇后,妃嫔必须要有功绩才能晋升后位。而对妃嫔来说,只有生子,才是最大的功劳。

  所以,后宫妃嫔,无子不可为后。

  燕宜雅虽然嫁给燕少御多日,可一直没有子嗣。这便成了她封后的最大阻碍。

  “程轻舟大人说,贵妃虽无亲子,但膝下有一位皇子,只要过继,便可算有子。”婢女说道,“听说外头都在议论,贵妃过继皇子的事情。”

  楚怜点点头,“若是雅姐姐封后,倒是要好好恭喜一下。”

  写完信,放入信鸽,楚怜提着桃花酥到了雅贵妃的宫殿,便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哭喊争吵声。

  “莫依依,你实在是太丧心病狂了!你怎么能对小皇子下毒,皓儿他才这么小!”燕宜雅怒喝。

  莫依依娇蛮说道,“不是我下的毒!是你栽赃陷害!你血口喷人!”

  “人证物证俱全,赃并获,你还想抵赖?”

  楚怜走进宫殿,燕宜雅和莫依依竟然不顾形象的扭打在了一起,地上一片汤汤水水,婢女们拉都拉不开。

  “怎么回事?”

  “莫妃对小皇子下毒!”燕宜雅身边的婢女哭着道,“幸亏娘娘发现及时,小皇子差点就一命呜呼了……”

  ……

  燕国,御书房。

  燕少御揉了揉眉心,“宜雅一向端庄,今日怎会如此失态?”

  “陛下,雅贵妃娘娘对小皇子视若己出,发现小皇子中毒的时候,小皇子已经昏迷休克,差一点点就救不回来……娘娘被吓到了,一时失态。”程轻舟抱拳说道,“还请陛下一定严惩凶手。”

  莫丹青上前一步,道,“陛下,小妹绝对是被冤枉的。她一向温柔善良,肯定不会对陛下的皇子下此毒手。这一定是有人陷害。”

  “温柔善良?莫妃娘娘何等跋扈嚣张,六宫谁人不知。”程轻舟道,“就连对皇贵妃,她也一向冷嘲热讽,毫无尊上之心。”

  燕少御眉头一皱,“莫妃对皇贵妃不敬?她怎么没和我说?”

  “陛下已有许久未见皇贵妃,而且皇贵妃娘娘温婉贤淑,又岂会拿这些事情烦恼皇上。倒是雅贵妃为此事训斥过她……”程轻舟道。

  燕少御心底便生起了一丝不悦。他对楚怜,愧疚很深,但每次看见她,想起自己曾经对她做的事,心底不是滋味。

  所以,他不常见楚怜。

  但是把她搁在自己心上,好好供养着。谁也不许对她不好。

  “带下去,让暗刑卫审问。”燕少御冷道。

  莫丹青急道,“陛下,小妹她身娇体弱,怎能受得了酷刑。”

  暗刑卫,区别于刑部,专门用来审理一些不便于公开的案件。

  比如这种宫廷私秘。

  “孤的儿子,险些没命,让她受一些罪又算什么?丹青,你我君臣一场,我看在你的份上,对你妹妹容忍娇宠,但她是怎么回报皇恩?”燕少御冷漠说道,“不必再议了,带下去!”

  莫丹青还想说什么,程轻舟已经微笑道,“陛下英明。”

  从御书房里出来,这一向默契的师兄弟,眼神都不对劲了。

  “师弟,你推荐雅贵妃为后,又如此针对舍妹,难道你已经加入雅贵妃派系?”莫丹青皱眉,“你我师兄弟同门学艺,你为何不和我一路。难道我还会亏待你?你信不过我?”

  程轻舟眼神复杂,“轻舟自然知道师兄绝不会怠慢我,我并非她的派系,也不想和你相争,只是莫妃确实对小皇子下手了。我忠于陛下,不可能徇私。倒是师兄你,为了让莫家出一个皇后,这些年,你的心,已经偏离了……”

  莫丹青叹了一口气,“不管你信不信,我确实从来没有让小妹做出这种事。我还警告过她,后宫争斗不足为奇,但绝不可伤及皇嗣,陛下和我都容不下这种人。小妹也答应过我,绝对不会这么干,我相信她……她……”

  “你相信她没下手?人赃俱获,证据确凿,你还要推脱?”

  “不,我相信她只是一时糊涂。轻舟,虽然我的妹妹不少,但只有依依是我一母同胞。娘亲早逝,让我一定要好好照顾她。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陛下处死。你我跟随陛下多年,最是清楚陛下的性子,这一次,也只有你能帮我了……”

  “不可能。我说过了,师兄,你有私心,你已经不仅仅是陛下的臣子。你我师兄弟,道不同,终究,不能相谋。你好自为之吧……”

  “难道你程轻舟就没有私心?”

  ……

  燕宜雅辗转反侧,直到后半夜,才渐渐睡去。但是眼睛刚阖上,就瞬间惊醒,满头冷汗。

  “娘娘,您怎么醒了?”婢女上前。

  燕宜雅接过手帕擦了擦冷汗,“我要去看看皓儿。我睡不着。”

  “娘娘,您刚刚入睡前才看过小皇子。御医给他服了药,他正睡的安稳,而且……有陛下派来的暗卫保护,绝对不会有事的。”婢女宽慰道。

  燕宜雅却还是起身披了斗篷,去了隔壁看看小皇子睡的正香,这才回到自己宫殿。

  早晨程轻舟过来请安的时候,婢女担心道,“大人您快劝劝吧。娘娘一夜未眠,一直在做噩梦,醒来就去看小皇子,根本睡不了觉。”

  程轻舟也是第一次看见,如此憔悴的燕宜雅。

  赵国被夺权,都没有把她击溃。可一个差点死掉的孩子,就要了她半条命。

  “娘娘,珍重身体。”程轻舟深深看着她,欲言又止。

  燕宜雅看向他,不安的心,安稳了几分,“你怎么来了?莫依依招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