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重生之妖孽人生 > 第2597章 爸爸打怪兽去了
  “是!盟主!”

  “是!天王!”

  “是!李豪先生!”

  ……

  众人纷纷点头!

  今晚能来这里的,除了李豪身边带来的那几个幽灵组的高手,其他人都是苏君羊和伊瓦卡带来的人,只要有她们俩坐镇,其他人自然是不会有什么状况。

  “行了!那就走吧!先回去再说!”李豪有些意兴阑珊的说道。

  “回哪?”苏君羊问道。

  李豪想了想,说道:“一起登船吧!”

  一个小时后。

  所有人都平安的登上了普拉港口停靠的那艘远洋巨轮……

  当红色的光芒照亮天空最东方的时候,游轮好像一只从沉睡中苏醒的怪兽,扬帆起航了……

  苏君羊偎依在李豪的肩膀上,目光望着前方高悬的旭日,颇有感慨的道:“如果我们的孩子也在就好了!我们一家三口就可以团聚了!”

  李豪道:“等我把所有人质都送回去,便立刻去见他!”

  苏君羊道:“当真?”

  李豪点点头:“我已经错过了他的出生,他第一次哭,第一次学走路,我怎么能错过再多?”

  苏君羊温柔的道:“他一直问我爸爸去哪了,我告诉他,爸爸是一个大英雄,就好像奥特曼一样,去和毁灭人类的怪兽战斗去了!等他打赢了怪兽,就会回家了!”

  “我成了奥特曼?爸爸打怪兽去了?哈哈!”

  李豪哑然失笑,略带苦涩!

  苏君羊淡淡的道:“所以你下次见到他时,记得要圆这个谎,别穿帮了!”

  李豪将她搂的紧了些,感动的道:“谢谢你,替我照顾孩子,又当爸爸又当妈妈……我不在的日子,辛苦你了!”苏君羊道:“我知道你有更重要的事情啊,别的我也帮不了你,唯一能帮你的,就是维护你在你儿子心目中的形象,这不仅是为了你,也是为了他。我可不希望自己的儿子

  ,从小活在失去父亲的阴影之中……”

  李豪笑道:“如果我真的回不来了呢?那你岂不是要告诉他,他的爸爸被怪兽吃掉了?”苏君羊也忍俊不禁的道:“这一点我还真考虑过!不过,我始终相信你一定会回来的!你答应了我,就算迟到了,也一定不会不到。我从来没对你失去过信心!只是,当我

  知道你已经回来的时候,却没有赶去见我和儿子,而且还听说你在京城夜夜寻欢……我简直都要气炸了。但没想到,这只是你的缓兵之计。”

  李豪歉疚的道:“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你的感受!以后,这种事情不会再出现了,我做什么都会和你有所交代的!”苏君羊叹了口气,道:“我也不指望你能什么都和我交代,我知道你做的都是大事,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我现在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就好。这样,我和儿子在倭国也算是

  有个盼头……”

  李豪忽然想到了什么,道:“君羊,你有考虑过回国吗?”

  “回华夏?”

  “嗯!”“我……我不是华夏人啊!我是倭国的皇族啊!苏君羊虽然从小在华夏长大,可是却是倭国遗失在外的公主,早已经被皇室寻回,登基成为女王。自然是没办法再回华夏了

  。”

  李豪道:“谁说的?你是骨血里,是神将蒙离的血脉!你是彻彻底底的华夏人!”

  苏君羊道:“可是别人不懂啊!我的父母是皇族,我就只能是皇族,在外人眼里,这就是现实。现在我的儿子,也是皇族,也必须要继承皇位。”

  李豪一脸冷峻的道:“呸!谁敢强迫我的儿子做不愿意做的事?如果我不同意,谁敢让他当天皇?”

  苏君羊道:“你为何不同意呢?”

  “这……”

  李豪想想,自己也的确没有反对的理由,最后只得问道:“你呢?你愿意当这个女王吗?或者说,你愿意让儿子以后当天皇吗?”苏君羊道:“我觉得没什么不好啊!他是你李豪的儿子,这一点,什么都改变不了!这就是我顶着风险和非议,一定要让他姓李的原因。他的第一身份,永远是李家人。至

  于第二身份,第三身份,他可以是一个快乐的孩子,长大后可以是一个司机,可以是电脑工程师,也可以是游泳运动员,或者是倭国天皇,这有差别吗?”

  她说的很是平淡,从容,语气没有丝毫的波动!

  就好像是两个很普通的父母,在茶饭之后平淡的讨论着孩子的未来。

  而在她的世界里,当一个司机或者运动员,和天皇是没有什么区别的。李豪点点头道:“我很感激你坚持让他姓李!其实这都只是形式罢了,若是皇室极力反对,你可以不这么做的,我并没有那么死板。他随父姓和随母姓都改变不了是我李豪

  儿子的事实!如果因为这样而给你们母子带来麻烦,就没必要了!”苏君羊倔强的道:“不!我必须要坚持!我从小在华夏长大,我接受的是华夏的文化和思想!他是你李豪的儿子,就一定要姓李!这是我对你的尊重!当初我也是这样跟皇

  室谈判的!如果他们不答应的话,我立刻带儿子回国投奔孩子的爷爷奶奶!他们居然也怕了,才逼不得已的答应了。”

  李豪淡淡一笑,道:“真是辛苦你了!你放心,他们敢欺负你,回头我自会敲打敲打他们!让他们知道,我李豪的女人和孩子,不是谁都能欺负的!”苏君羊道:“那倒没必要!你的名字,已经好像是高悬的一把剑,悬在了他们的头顶。纵然是你不再的那两年,他们也很忌惮你,不敢对我们母子俩有任何不敬。这也就是我觉得,可以让儿子当天皇的原因。他是天皇名正言顺的继承人,这是他与生俱来的权利。而他又有你这个父亲在背后撑腰,以后他这个天皇,会成为史上最有权利的天皇!他或许可以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一切事情……当然,这是我的想法,我不知道你怎么想。如果你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