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总裁令,头号鲜妻休想逃 > 第265章 大结局一:好一个调虎离山之计
  第265章 大结局一:好一个调虎离山之计  听说厉爵跟东方沫分手了,瞬间,京都的女人又有了期盼。

  厉爵站在宾客中,总是轻而易举地就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不计其数,都争向着能在他眼里留个好印象。

  华尔传媒的一姐何念念也更加卖力取悦他,时不时地媚笑,还陪着厉爵招呼宾客,俨然把自己当成最有力的厉太太人选似的。

  见到厉爵,不少女人的眼睛瞬间变成了心形,更多女人妒忌着何念念呢,也有不少人鄙夷她。

  很多女人都想把这位情场浪子收服,更觊觎着厉太太的宝座,哪怕是何念念陪着厉爵招呼宾客了,还是有不少女人上前要跟厉爵说话无视何念念。

  耿思诚看了大半个晚上,由于围绕在厉爵身边的女人太多了,他想上去打招呼都有点难。

  甜甜的、好喝的香槟酒已经喝了很多杯了,他还是愿意等机会接近厉爵。

  他想高攀他,想让他成为他日后在京都立足的大靠山。

  耿思诚的目光盯追随着厉爵,好不容易让他歹到一个抽奖的机会,场上的宾客注意力转移了,围绕在厉爵身边的人都在松懈了,他这才走过去跟厉爵说说话拉近一下关系。

  “厉总,你好,久仰大名了。抱歉,到现在才跟你打招呼,你大人有大量莫怪小人。”

  “耿先生,你言重了,久仰大名不敢当。我倒是听说了,耿先生是后起之秀,在京都也有名气,厉某改天请吃饭才是。”

  “岂敢让厉总请客,耿某做东才是。厉总,你看看哪天有机会,咱们约个饭局,坐下来好好聊聊,我跟你肯定有很多话题的。不瞒你说,耿某很敬仰厉总的,事事以你为榜样来鞭策自己的。”

  耿思诚一瞬一瞬盯着厉爵,他满脸微笑,简直是在抱紧厉爵的大腿似的。

  他深沉的眼眸精光闪闪,很是期待明天真能约到厉爵吃饭。

  现在聊几句并不算什么,重要的是他要厉爵记得他,慢慢的,他再混得跟他做兄弟。

  这样的话,他以后在京都肯定没有人敢欺负了,他也不用怕风御野了。

  “今晚人多,厉某承认招呼不周,这样说定吧,明天那顿饭就由我来请,你不用跟我客气。我已经当你是兄弟了,兄弟之间是不用说客气话的。”

  说着,厉爵拥抱一下耿思诚。

  在场的媒体也把这一幕拍了下来,耿思诚沾沾自喜,以为自己真的攀上厉爵了,能和他称兄道弟。

  “一言为定,吃饭地点就由小弟来定。”

  “好,耿先生说了算。抱歉哈,那边有熟人了,做为东家,我得过去打个招呼,先失陪了。”

  厉爵微微欠身,随后,他走了,他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勾勒出一道邪魅的弧度。

  耿思诚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正朝他逼近,他还在莫名的兴奋中。

  他家发生了大事,没有人通知他,他也不晓得。

  ~~~~~~~~~~

  白天宇和他的人带秦刚的妈妈离开了,转移去了安全的地方。

  被威胁、被迫出卖耿思诚的吴江立刻拿起水果刀捅了自己几下,只是负伤流血,他也没中要害。

  白天宇是大摇大摆走的,不费吹灰之力,耿家的保镖以及守卫、他们自然不敢得罪厉爵,同时也不想耿思诚知道是他们收了钱把他卖了,所以,他们不是拿着棍子互相狠狠地打,就是拿刀捅伤自己,制造出耿家被洗劫的假象。

  慈善晚会还没结束,耿思诚就离开会场了。

  他往停车场走去,冷不防的,他被人从身后攥紧脖子。

  他挣扎不开那人的束缚,还来不及看清楚对方,也没有来得及呼救,一条手帕捂住了他的鼻子。

  才那么一瞬间,耿思诚立刻晕了过去,不省人事。

  等耿思诚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而且,他是睡在自己车里的。

  他记忆中他是在慈善晚会会场里的停车场遇袭的,而他醒来后却是在一个公园的停车场里。

  情况很不妙,顿时,耿思诚有了不好的预感。

  此外,耿思诚发现他的车里有一张纸条,他记得那个笔迹,是顾惜若写的。

  “耿思诚,这是给你的教训,你好自为之,千万别把我惹火了,否则有你好看的。”

  死践人敢威胁他,耿思诚很火大,他双眸闪烁着灿烂的火焰。

  他愤然地把纸条揉成一团丢了,当作没这一回事,但是,顾惜若敢这样对他,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贱女人教训她,哼,他也要给她一点颜色瞧瞧。

  发动引擎,脚踩了油门,耿思诚往家的方向开去了。

  车子还没驶离公园,突然,耿思诚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了来电显示,来电是顾惜若打来的。

  耿思诚不打算接听电话,任由手机响着,顾惜若却好像不会罢休似的,电话一通接一通打着,誓要对方接起一样。

  耿思诚的怒火逐渐攀升,最后忍无可忍了,他把车停到路边然后把来电接起来了。

  “顾惜若,你想干嘛?你烦不烦啊?你这样打电话给我有意思吗?”

  “耿思诚,你吼大声就有理了吗?出大事了,你知道吗?”顾惜若也很生气,她的语气非常冰冷,还夹着一股愤怒的情绪。

  耿思诚黑脸了,双眉挑得高高的,他的语气里有恨不得弄死顾惜若的那种恨,“我当然知道出了大事,你自己心里明白,我还没找你算帐呢。”

  “你凭什么找我算帐,人是从你手上丢的。你看看你昨晚都做了什么,你出卖我然后跟厉爵做兄弟,今天的报纸都在说你和厉爵的兄弟情呢。我看你是活腻了,你是想让整个京都的人知道你是杀祝君霆的凶手,是不是?”

  “顾惜若,话不能乱说,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我想跟厉爵做兄弟怎么了,碍到你了吗?你眼红了吗?跟你结盟,我还不如去抱他大腿呢。”耿思诚还不晓得真出大事了,他嗤哼道,完全不把顾惜若放在眼里。

  因为他彻底受够她了。

  “那么说,你是故意让厉爵把秦刚的妈带走的,是吗?混蛋,你等死吧!要是秦刚回来了,我跟你都完了。”

  闻言,耿思诚有点懵了,他难以置信自己听到的话。

  “顾惜若,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明白。”耿思诚握着手机的手微微抖了一下。

  刹那间,他的心绷紧,他的脸色也变了,慢慢地苍白。

  “秦刚的妈妈已经在厉爵和风御野手上了,她以母亲的身份登报纸寻找秦刚,这是今天京都日报的头版头条新闻,你没看今天的报纸吗?你人在哪?耿思诚,我告诉你,别跟我装糊涂,要是我有麻烦,你也逃不掉。”

  “什么,秦刚妈妈在厉爵和风御野手上了?她不在我家了?我家到底出了什么事?”耿思诚放低了声音,他无力抗辩了。

  他也开始慌了,手抖得厉害。

  “我管你怎么装傻,这事你赶紧想办法搞掂。”

  “顾惜若,你昨晚有没有找人整我?”

  “我嫌弃自己不够烦吗?我整你干嘛?要是风御野和警察找到我头上来,耿思诚,哪怕是下地狱,我也要拉着你。”

  搁下话,顾惜若挂线了。

  她现在很冷静,她想好了最坏的打算。

  倘若她真的没有退路了,她一定要抓上云熙一起死。

  耿思诚害怕了,他也仔细回想昨晚的一切,瞬间,他也明白了,他中了厉爵的诡计。

  他不是真心要跟他做兄弟,他是想拉他走进他所设的局,让他跟顾惜若反目成仇。

  可惜,他明白得太迟了。

  昨晚的慈善晚会肯定不单纯,也是他故意叫他去的吧,他竟然傻得以为他跟风御野真的有深仇大恨。

  所以,他趁机把人救出来了,好一个调虎离山之计,他还被他耍得团团转。

  耿思诚真的很慌乱,倘若风御野和厉爵联手了,再加上秦刚回来了,他真的有很大的麻烦。

  哪怕他用了他全部身家打官司,他不一定能逃脱法律的制裁,他还要担心顾惜若会不会保命而把录音带交给风御野。

  耿思诚没有立即放下手机,而是仔细地翻看很多通未接来电。

  有昨晚打来的,也有早上打来的,几乎是隔半个小时就有一通未接来电。

  很是不淡定,他赶紧赶回家看个究竟。